這是想寫成一個系列的文,
跟卡露娜持的理由差不多~^^
另一方面是因為夢到了,可是很不爽結局(謎笑)~
所以硬是要變得不一樣~
這篇先放上來的是龍也變成夜叉的開端
一開始就很悲...
希望大家之後能撐得住(笑)



§ 楔 §



柔和月光流洩,照映湖面。

湖面很廣,一座小小的木造神祠立於中央,絕世而獨立。

它與岸邊唯一的連結只有一座長橋。
但這座橋的橋面卻很窄,大約只有一個腳掌寬,而且兩旁沒有欄杆。

若是有人走在上面一個不小心可是會摔入湖裡的。

為何要建造這樣一座橋呢?
許是不想讓人過橋進到那間小木屋裡打擾了神祇吧?

然而,卻不曾見過前來祭拜的人。
裡頭的神恐怕早已被遺忘。




那是冬日子夜的事──

霧氣籠罩平靜無波的清澈湖水,有個少年緩步走上橋。黑色長髮流瀉,綰成一束在後,削瘦的身上穿著白色的和服。少年的裸足、纖細手腕、頸子與臉,比身上裝束還要白皙,倒映在深黒的湖面上。

朝露沾濕的雪白面容,宛若女性般柔媚的美貌。

艷麗的黑瞳淡漠,猶如寒冰。

形單影隻。

少年一步步走著。

打著赤腳。

柔軟細嫩的腳板流出了血,少年也不覺得痛楚,繼續往前走著。

萬物靜默。

少年的目的地是前方的小神祠。

「何處無月光,但求輕偎低傍枕邊郎…若是我的身體幻化作為月光,無情的你,還會一樣愛著我嗎?」

如空谷回音般的聲音。少年狀似苦思心事,雙眸凝視前方。

「龍也!不要過去──快回來!別作傻事啊!」

忽然,岸邊有個男人追著、喊著。

被喚作龍也的少年緩緩回眸,「我快要變成鬼了,離開吧…我會變成鬼,我會變成鬼的。所以,不要再管我了!」

烏黑的長髮糾結,龍也垂著頭,將臉埋在雙手當中…衣襟敞開,流著血淚…

「我已經無法待在大人身邊了…求求您…不要看著變成鬼的我……」

「龍也…龍也……」

正當男人瘋狂地呼喚著他的名字時…
龍也的長髮彷彿被風吹動般飄舞起來,輕柔地散開。至今被黑髮覆蓋隱藏住的地方,突然綻放光芒。

那是兩根從頭頂冒出來的角。小小的、銳利的妖角。

──生成夜叉。




好痛苦。

好悲傷。

為何背叛了他?

好恨…好恨……

恨意無法抑止地蔓延。

可他並不想傷害心愛之人…

所以,必須將自己封印。





「龍也…龍也……」

男人跪倒在岸邊。





飄散的霧氣之下,是刺眼的紅色──湖水在一夜間變成鮮紅色。





就像是血池一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