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久喵時鐘
§ 一 §



秋。
紅葉似錦,絢爛翩然地落至湖面。

不同以往的寧靜。
湖岸聚集了幾名莫約十三、四歲的少年,似乎在爭吵。

其中有一名少年,有著令人捨不得忽視的俊美面容。他的髮色和瞳孔顏色,就算在日本人當中,也算是相當烏黑。身高雖然比周圍的人來得嬌小,但身上散發出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看來聰明伶俐,很是顯眼。

「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不准再來煩我嗎?說什麼只有外表能看,我又不是女人!」

少年稍稍的皺起眉頭,瞪著其他少年。他的語調原本就沒什麼抑揚頓挫,現在更有意識地壓低聲音說話。

這代表少年正處於盛怒之中。
尚未發作。就像頭柔順的野獸,眼睛甚至溫柔地瞇了起來。

「錦戶君若想證明自己是男子漢的話,就接受我們挑戰。敢嗎?」
看似帶頭的少年咧嘴大笑,語帶挑釁。

真是煩人的蒼蠅。
錦戶挑起濃眉,冷冷地說道:「什麼挑戰?」
若不是怕給師父大人添亂,他還真想大打一架。

帶頭少年舉起手指向湖中央的小神祠,「由我方射出一箭至那端木柱上,你只要敢走過去取回箭矢,以此為證,我們就承認你是條漢子並稱你為老大。怎麼樣?」

「嘛、我對當老大沒興趣啦,只要你們以後離我遠一點就夠了。話說回來…你們之中有誰能射中那麼遠的目標嗎?」順著少年的手勢眺望了一下那小神祠,錦戶毒舌如是說。

「少、少囉唆!你負責把箭矢帶回就是!」
帶頭少年的臉漲得通紅。
本是想嚇唬一下錦戶,但看來是有點自取其辱,惱羞成怒地率先拉弓。

唰的一聲,箭離弓,朝著湖中央飛去──

稍微偏了些,但似乎仍射中了神祠的某個地方,隱約可見箭尾乍停。帶頭少年鬆口氣,正欲轉頭叫錦戶前去取箭的同時,湖面竟突然起了大霧。

「怎麼突然起霧啊?」

「啊…糟糕!靇神生氣了!」

少年們驚慌起來,亂成一團。

靇神亦水神的一種。自古以來為人們所崇敬的力量,守護水的精靈。

「你、你們別亂說!那神祠早已荒廢,哪來的神祇啊?」
帶頭少年滿臉不悅地怒斥。

他最討厭怪力亂神之說,是以看身為陰陽師弟子的錦戶最不順眼。尤其是在漢學方面的才學竟然比出身名門的他還強,說什麼都嚥不下這口氣。

錦戶用力凝視著這片濃霧,眼神忽而變得嚴肅。

見狀,誤以為錦戶也感到害怕的帶頭少年得意地笑了笑:
「如何?錦戶君還不去取回箭嗎?」要是不敢,錦戶就會成為眾人恥笑的對象。陰陽師弟子的身分也只會使他更加丟人現眼罷了。

錦戶淡瞥一眼少年,「我去。」
他那眼神,彷彿能讓看到的人呼吸停止。

「算了吧,錦戶君。」
另一位少年忍不住出聲勸道:「這片霧白茫茫的,什麼都變得看不清楚,你萬一不小心掉進湖裡就糟了…」

「謝謝你…」
錦戶朝他微微頷首,嘴角揚起自負的笑。

「不過,我改變主意了。」

「你們叫定本大爺我『老大』了。」

錦戶邁開腳步,以輕盈的步伐踏上了橋。突然間,一道思緒衝進了錦戶腦中。

悲嘆、傷心、痛苦──簡直就像吐血般地慟哭。

「果然…有『東西』在。」
像在自言自語似的說完,錦戶繼續舉步前進,被淡淡霧氣包圍的背影,在眾少年的注視下逐漸消失…






也不知在橋上走了多久,迷霧之中,那座小神祠終於出現在眼前。

「那是…」

猝然映入錦戶眼簾的是烏黑的秀髮。
以及帶著一個完全遮住臉、雪白色的──般若面具。

不是人。
錦戶敏銳直覺到。

有危險嗎?但,感受不到惡意。
錦戶放大膽地凝視對方。

高級的綾織白色直服,披上艷紅色的外衣,好美、好柔。纖弱得讓人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去攙扶他。

「童子,還不退下!此處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隔著面具傳來的嗓音,意外好聽。有種懷念的熟悉感。
錦戶定了定神,垂下眼朝對方微微欠身。

「冒昧打擾,我的同伴遺失了一只箭矢,不知夜叉大人是否見過?」

卡噠!傳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帶頭少年的箭矢掉到了地上。

「就是這個吧?拿去,別再來了。」

第二次的逐客令。

錦戶聳聳肩,彎下腰拾起箭矢。上面沾有點點紅斑,令他挑起了眉頭。

「你被射傷了?」

「我沒事。你既是人類,就不用管我。」夜叉轉頭背對錦戶,很明顯的拒絕。「不要接近我,很危險的……」

「說什麼傻話!讓我看看你的手。」
錦戶斥喝著,並強行抓住夜叉的手使他面對自己。

「嗚……」

「還說沒事…都見紅了。」
一定很疼吧?錦戶雙眉深攏,彷彿傷的是自己。

夜叉淡然地凝視著從傷口滲出的鮮血,面具底下的那雙黑眸深邃無比。是有點疼痛…然而他的意識早就麻痺了,在很久很久以前…
「夠了!」
當他想要揮開錦戶的手時,竟掙脫不開。小小一個童子…

錦戶瞪了夜叉一眼,「不要亂動,你自己一個人沒辦法包紮吧?」

由於錦戶氣勢逼人,夜叉只好任他擺佈。罷了……既然此人執意他的傷口,就讓他處理吧,等包紮好傷口之後,就沒理由留下來了。夜叉漫不經心地這麼想著。

錦戶從袖裡拿出精緻的小藥罐,邊為傷口上藥邊開口說道:

「有不要的布嗎?長條一點的…」

「這裡沒有那種東西。」

聽到夜叉冷淡的回答,錦戶欲言又止地抬頭望著他。過了一會,只見他面不改色地將直衣左袖撕下一大半。「這樣應該夠了。」

先取用湖水沾濕了一端,小心翼翼地拭淨傷口周圍的血跡,再用剩下的部分一圈又一圈地仔細纏繞。動作不失輕柔,表情倒是嚴肅得可愛。

夜叉的嘴角緊閉著。面對忙著處理傷口的錦戶,他凝視出神。

許久,夜叉垂下臉,聲音變得溫柔起來。

「你…和那位大人好像。」

「啊?」

正在包紮的手頓時停了下來。錦戶看著夜叉,一臉非常意外的表情。因為從方才的語氣中,他隱隱約約聽出了無限情意。

這傢伙…該不會在戀慕著誰吧?沒來由地,錦戶內心感到有些不悅。

夜叉的目光,透過面具靜靜地望向錦戶。

很遠很遠的岸邊,鮮紅的楓葉被強風刮向了湖的中心,凌亂飛舞著,飄落到兩人的肩膀上。

「吶、童子,告訴我…那位大人……時雨大人……他現在可否安好?」




──時雨…時雨大人……




啊,是記憶嗎?錦戶的腦子裡,浮現了某個景像。那是一幅很幸福的畫面,光是看兩人相擁在一起,就知道他們有多相愛──

該死的、這種能力一點都不好!

「聽都沒聽過!」錦戶別過頭,聲音變得很僵硬。

難掩失望之情的黒眸閃爍,「是嗎……」

回眸偷看了夜叉一眼,有些不忍的錦戶吶吶地說道:

「嘛、畢竟我只是個弟子,哪裡會認識什麼大人…再說,你口中的『時雨大人』想必是個地位崇高的貴族吧,素昧平生的我又如何會知道他現在好不好。你若是真想知道,怎麼不親自去找他?」

「我不行。」

「為什麼不行?」

夜叉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已是不潔之身,若是離開這座神祠的話,被憎恨支配的心就會失去平靜…」

會失去理智地襲擊人類吧,夜叉凝視湖面喃喃說道。

錦戶動搖了。

欸,別露出那麼悲傷的眼神來啦……

「這樣好了,我有認識的人在宮裡,他或許會知道……幫你打聽看看?」

「真的?太好了……謝謝你,童子。」

「不要再叫我童子啦…怪彆扭的,我的名字是錦戶亮,叫我亮吧。夜叉大人呢?」

「龍也。」

「這是尚未化成鬼的時候,我的名字。」

他原本以為…再也用不著了呢……在他捨棄了人的這個身份之後……

「那麼,龍也,你也該把面具拿下了吧?」

「咦?」

「既然有求於人,就該以真面目示人,不是嗎?」錦戶理直氣壯地說道。

呵,霸道二字簡直是為這孩子所生。龍也自知說不過他,便從善如流地抬起了手,觸摸隱藏自己臉孔的面具。

在錦戶的凝視之下,般若面具輕輕地離開了龍也的臉。

面具下出現的是──






宛如透明般的雪白容顏。






年少的錦戶無法將視線移開。







移開也沒用。
那抹白將深深烙印在心底,揮之不去。





天穹之白。

野櫻之白。

初雪之白。

皓月之白。






終究是在腦中留下了痕跡──令人屏息以待的美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卡露娜
  • KANI啊,你真勤快,第一章這就出來了
    你不是比我寫得更快嗎=o=||
    倒是名字,這樣放著沒關係嗎 *汗
    人物關係,猜到個大概了
    很好嘛,亮爺逃過被抽的一劫了~XD
    這樣的邂逅啊,還真不錯呢~~~
    我不要亮爺當代替品啦~~ *突然變亮媽= =++
  • 卡露娜
  • 看完留了個言,看到名字變出來了~ *爆
  • KANI
  • >卡露娜
    因為是夢境,所以有畫面
    寫起來就比較快囉^^
    名字總算是想出來了~要不然其實放著不管也無所謂(?)XD

    亮爺在這篇文算是挺可愛的角色唷!(笑)
  • 露希爾
  • 很優美的一篇文
    感覺畫面就像古畫一樣
    這次的亮雖然年紀小小
    也是很霸道很可愛的少年呢
    而且很會吃醋(笑)期待他長大後的表現^^
  • 螞蟻
  • 我喜歡可愛的小小亮^0^
    一直叫童子~童子的龍也也好可愛~
    小亮這樣算是對龍也一見終情吧!^^

    是說~我很好奇~龍也到底為什麼捨棄人的身份~而變成夜叉的~是跟那位大人有關吧!

    感覺這篇會是~跨越人類和鬼神之間的生死戀啊!>_<
  • KANI
  • >露希爾
    謝謝~~^\\\^
    我一直很擔心自己寫不出那種味道呢~
    還要再加強^^|||

    亮醬的霸道個性我想一定是從小就有的(笑)
    想像他吃醋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轉)


    >螞蟻
    小小亮很可愛吧~~~XD
    可是又愛裝大人樣(噗)
    龍也也真的是可愛~~~在這篇文裡我希望把他寫得有點迷糊(?)^^

    一切都在亮找到那位大人之後揭曉^_^

    其實我一直很想寫人鬼戀呢~^^
    剛好有夢到這個題材啊~希望我能寫出好故事來>"<
  • Vivian
  • KANI~
    這篇文的一開頭就很吸引人喔~
    等不及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還有,這種字的大小剛剛好喔!
  • 餅餅
  • 唉哟我家孩子怎麼看怎麼可愛(喜孜孜)
    果然是我家小孩XDDD

    是說親愛的龍也,也別絕望成那樣子……看了就心痛……
    怎麼搞的看篇文成了瘋子囧一下子大笑一下子又唉聲嘆氣XD
    KANI你這篇真的寫的好棒我好愛你啊啊啊啊啊啊我們結婚吧這樣你就可以當亮的親爹了ˇ(不過是他娘攻他爹我先說好)
  • KANI
  • >Vivian
    呵呵~謝謝妳^^
    字剛好嗎?嗯~那就好^_^


    >餅餅
    XD不愧是亮親媽
    一整個寵溺啊~~(笑)

    噗~~~我當亮親爹?
    這倒挺有趣的...
    但為什麼是他娘攻他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