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作者要求~
我就不公開這篇是誰寫的(笑)~
但是˙˙˙因為妳沒給我文章的名字˙˙˙
所以我只好用"千萬不要說是我寫的!!"來當名稱囉!XD
一樣是寫錦上的文喔~
請大家多多捧場咩~!!
KANI覺得寫得很不錯喔~!!^_^

******

(『』裡面的話代表內心話喔!)


早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灑進,隨著太陽升起,太陽的光線慢慢照落在亮臉上。

躺在沙發上的亮,「哼」了一聲,轉個身,想躲掉刺眼的陽光。

龍也坐在對面的沙發上,看著亮皺眉的表情,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微笑。

=============================================================================

前一晚,當龍也準備要就寢時,手機響了。

「上田,我是錦戶。」電話那頭傳來亮的聲音。

「是你喔,什麼事,這麼晚了?」聽到是亮,龍也內心十分的開心,
但是口氣上還是裝做很平靜,淡淡的問。

「我今天臨時來東京,本來要趕最後一班車回去的,可是沒趕上。」

「嗯,然後呢?」有猜測到亮可能會說什麼,但是龍也還是故作鎮定。

「可以讓我去你家住一晚嗎?」

「如果我說不行呢?」果然是這樣,龍也心想;
心裡很高興,可是偏偏嘴又不饒人。

「可是,我現在在你家門口了耶。」電話那頭的亮說。

「你說什麼?!」龍也急忙的衝去門口,將門打開。

「所以讓我住一晚吧,我都到你家了。」亮,有些調皮的笑著,用可魯般的眼神看的龍也。

「好吧好吧,進來吧。」龍也嘆了口氣,也沒辦法拒絕,
其實,應該是說,非常高興,亮能到來到他家。

「那你睡沙發,晚安。」龍也指著客廳的沙發,告訴亮。

「耶,睡沙發,上田,這是你的待客之道嗎?我要睡床」亮指指上田身後的床鋪說。

「錦戶先生,是你自己擅自跑來我家的喔,不睡拉倒。」

聽到亮要睡床,龍也心裡震驚了一下。

「好好好,我睡沙發,拜託不要趕我出去。」亮合掌做祈求貌說。

「這麼好商量。」毒舌亮跑哪去了,龍也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口。

「對呀,畢竟我是不請自來的嘛,而且我也沒洗澡‧‧‧難道說你希望我睡床?」

亮有點邪氣的笑說。

「你在亂說什麼呀,誰說要跟你一起睡!」龍也有點亂了,趕緊澄清。

「我有說要跟你一起睡嗎?怎麼不是我睡床,你睡沙發?」亮馬上抓到龍也話中的漏洞。

「怎麼可能我睡沙發你睡床!」龍也有點紅了臉,趕緊反駁道。

「我要去睡了,晚安。」趁亮還未回話,龍也急忙的丟出一句。

「這條毯子你拿去蓋吧!」龍也朝亮的臉丟了條毛毯,就往床上躺去。

「嗯嗯,晚安。」看著龍也急忙就寢的背影,亮將接到的毛毯攤開,
深深的微笑了,可惜龍也背對著,沒有看到。

============================================================================

『昨天臨時到東京來,又要趕著回去,一定累壞了。』龍也托著腮,看著亮的睡臉,心想。

『睡著的表情好可愛』『皺眉的樣子也好可愛』『這時光真的好幸福』

不自覺的,龍也看呆了,嘴角微微上揚,如果可以,真希望時間就暫停在這。

『可惡,怎麼愈來愈亮!』終於受不了陽光照射的亮,張開了眼,對上了龍也的眼睛。

『這傢伙在發什麼呆?表情真可愛。』亮在心裡笑著想。

「上田龍也先生,你神遊到哪去啦!」掀開毛毯,亮坐起,面對龍也,直問道。

「耶‧‧‧啊,亮,你醒啦!」被嚇到的龍也,趕緊將托著腮幫子的手放下,緊張的坐正。

「是呀,醒來就看到你在發呆。」亮笑了笑,用有點調皮的語氣說道,
因為龍也不是叫他錦戶,而是亮。

「在想什麼,想到會笑?」一樣的微笑,亮盯著龍也問道。

「沒、沒什麼啦!」被亮一盯,龍也又緊張了起來,真是該死,怎麼在他面前就會坐立難安。

「喔,是喔‧‧‧」「對呀,那個‧‧‧」

「KAT-TUN/關八今天有活動嗎?」兩個人異口同聲問道,
「喔,有啊,下午。」不約而同的一起回答。

龍也和亮兩個人,因為問了同樣的話,又回答了一樣的句子,
彼此都愣了一下,幾秒鐘之後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以我要吃早餐了,龍也。」亮舉起手,用有點任性的語氣說。

「喔‧‧‧喔,好,可是我家只有吐司喔。」現在,只能用開心兩個字來形容當下的心情吧。

「嗯嗯,我都OK。」「那需要果醬嗎?」走進廚房,龍也邊開冰箱邊問。

「我要花生醬。」「飲料呢?」「都可以。」

簡短的對話,卻洋溢著很幸福很幸福的感覺,
龍也和亮兩個人,彼此心照不宣,但都珍惜著這幸福的時刻。

「喏,你的。」龍也將盤子和飲料遞給亮,轉身再走進廚房。

「謝謝。」接過早餐,亮拿起塗了花生醬的吐司叼在嘴上。

「你吃什麼?」看到龍也端著自己的早餐走到面前,亮忍不住趨向前去探個究竟。

「沒有呀,就塗了草莓果醬的吐司。」龍也坐了下來,抬頭看著亮說。

「草莓果醬!?那種紅紅噁心又黏黏的東西?」亮皺了眉,驚呼道。

「你在說什麼呀,好好的一個果醬被你形容的這麼噁心。」

想不到他會討厭草莓果醬,『好像小孩子,真可愛。』龍也心想,但外表不動聲色。

「你要不要吃吃看,下一片吐司幫你用草莓果醬,很好吃喔。」

咬了一口吐司的角,龍也用有點惡作劇心態的問亮。

「不、用、了。」亮給了龍也一個很深很深,很做作微笑。

「我吃你的一口就好了。」趁龍也還沒反應過來,亮迅速的拿走了龍也的吐司,
,故意的,在被龍也咬過的地方旁邊,大大的咬了一口。

兩個人的齒痕,在吐司上交疊出了一個「m」字型。

「噁,果然很難吃。」亮皺了眉,趕緊拿起飲料,要沖淡口中的味道。

「活該。」龍也拿回吐司,邊吃邊笑著說,笑的很甜。

「真搞不懂你怎麼受的了那怪味道。」把手上的吐司對折,亮三兩下就把吐司塞進嘴裡。

「哪有,明明就很好吃。」看著亮加快速度吃掉手上的吐司,龍也也不自覺的加快了速度。

「是的是的,龍也你說的都對。」亮又給了一個微笑,今天心情似乎真的很不錯。

看著亮,看著亮對著自己微笑,龍也內心不禁有點激動,漣漪,一圈又一圈的盪漾開來。

「那個,亮,我‧‧‧」衝動,龍也突然很認真的看著亮,想把內心隱藏許久的感情說出來。

「面紙。」在龍也話脫口而出的同時,亮也同時間伸手說道。

「喔,好。」話被打斷了,一瞬間湧出的感情,要說出的話,
像海浪打上岸,卻又快速退潮一般,又沒了勇氣。

『我剛剛到底在幹麻!』抽了張面紙遞給亮,龍也有點洩氣,但也有點,慶幸?

喜歡,真的好喜歡,可是又好怕一旦話說出口,兩個人之間的平衡,會不會被破壞掉?

「你剛剛想說什麼?」亮似乎察覺到了,追問道。

「不,沒什麼。」龍也搖搖頭,突然顯得有點沒精神。

「不要每次都用沒什麼這句話來搪塞我。」亮有點生氣了,為什麼,你每次都不說真心話。

「真的沒什麼。」內心揪在一起,重複著一樣的話,好想把內心的感覺全說給你聽,
可是,真的好怕,上田龍也,你這個膽小鬼。

「真的不說。」亮盯著龍也,直直的,那眼神彷彿要看透龍也的內心一般。

「不是不說,是真的沒什麼。」這樣就好了,保持這樣就好了。

「是嗎?」亮沉了臉,起身,拿起了身後的外套。

「你要走了?」看到亮的動作,龍也驚訝的抬起頭問道。

「是呀,早點回去。」穿起外套,亮的話簡短到讓龍也心痛。

「也對,到大阪需要點時間。」龍也也站了起來,跟著亮走到玄關。

剛剛明明氣氛是那麼的好,現在卻‧‧‧
上田龍也,你這個笨蛋,都被你弄糟了。

「謝謝你收留我一晚,還有早餐謝謝。」亮仍然板著臉,但目光卻直視著龍也。

「嗯。」帶著有點哽咽的聲音,龍也應了一聲。

「那我走啦,送到這裡就好了。」開了門,亮回頭說。

「再見。」等亮關起門來後,淚水一定會忍不住流下來的。

開了一半的門,亮望了望明亮的天空,內心嘆了口氣。

『跟他爭什麼呢?錦戶亮。你又不是不了解他這個人脾氣跟你一樣的倔。』

轉身,亮的手撫上了龍也的臉頰,以為亮要走的龍也了,沒料到亮突如其來的舉動,
眼淚,從眼框中順著臉頰流下。

「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強迫你說的。」望著龍也的雙眸,亮的眼中是不捨。

「因為我真的急了,所以才‧‧‧對不起。」拇指拭去剛流出來的的眼淚,
亮用了很溫柔很溫柔的語氣,看著為了自己哭泣的龍也,道歉道。

「我‧‧‧」亮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龍也看著亮深情的眼睛,開口。

「今天就先饒了你一次,」不等龍也把話說完,亮繼續說。

「下次,」姆指從臉頰滑到嘴邊,亮撫著龍也的嘴角,
「下次我希望,能從這裡,聽到你跟我說出你的真心。」

眼神無盡的溫柔,看著龍也,亮揚起淡淡的微笑。

「那我走了,掰掰。」

龍也點了頭,露出了龍也式開心的笑容,跟著亮走出門口,
在門口向亮不斷不斷的揮手,下次,我一定會勇敢表達出我的心意。




以上、退場。
[註:嗯嗯~感覺雖然是以相同的主題設定~
不同人就會有不同的故事產生(笑)
真是有趣吶~~~
]

全站熱搜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