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新員的投稿~(轉)
雖然不是錦上~
不過寫得很好喔~^^
希望以後還能再看到妳的文唷!(握)

====================================================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來插花一下的雙田~^_^兩人感情真好~
同團的好處就是合照多~
我每次都要合成很辛苦耶......(亮:是嗎?我看妳自己樂得很吧?= =")



來投稿了~不是錦上XD
我很少寫文 希望你會喜歡啦XD

-----------------------------------------------------------------------------------------
在幾年前少俱的MC中。
有封讀者來信問到有關讓身體溫暖的方法。
身為主持的秋山纯便問道:「在KAT-TUN中誰最怕冷呢?」

赤西.龜梨.田中.中丸四人爭先舉手像小孩般的吵著我才不會輸之類的話。

「我是容易著涼的體質呢~所以我都會穿毛線襪喔~真的超有用的耶~」
搶到第一個發言權的赤西小胖一副現寶的樣子。
「我會把手放在衣服裡面然後這~樣縮起身體~」
緊接著龜梨可愛的示範烏龜的禦寒方式。
「我啊~之前因為被冷天氣氣瘋了所以泡了兩個小時的澡。」
Koki一臉認真的說著讓台下的觀眾大爆笑。
「我啊~冷的時候會穿兩條內褲和兩條牛仔褲喔。」
丸子此話一出台下立刻傳來「咦~」的聲音。

「那田口呢?」秋山問道。
「能讓我感到寒冷的只有冷笑話和愛上醜陋的女人吧!!」
一如往常燦爛的笑容卻語出驚人的田口王子。
「說得真好阿~真有趣耶~」
KAT-TUN其他人和秋山都不禁讚嘆起田口反應之快。

「上田?你不怕冷嗎?」秋山問著一直默默不說話的上田。
「我一點都不怕冷喔~反而要是沒有北風我就活不下去了呢~」
一頭金髮的上田微笑的天然攻擊。

從那之後過了幾年呢?
金髮的妖精已經變成黑髮了。
上田說他再也看不到妖精了。









少俱收錄完成。
大家也都該各自回家了。

「龍也~嗯?怎麼不在樂屋了?」剛剛換好便服的田口左看又看找不到應該在的那個人。
「龍也嗎?他剛剛才走掉耶~好像有人打電話給他喔~」正在穿外套的Koki回答。
「喔!謝啦!」田口說完便往大門走。

「龍也應該還沒走遠吧?」田口一面想一面加快了腳步。
走到外邊時忽然發現下雨了。這時的田口心想好險自己有帶傘。
沒想到才走幾步就發現了站在濛濛細雨中的上田。
「太好了~果然沒走遠~」田口趕忙拿著傘衝到上田的身邊用傘遮住兩個人。
「龍也~」正想開口的田口噤聲了。

那個人,正在哭泣。
站在雨中的上田低著頭無聲的哭泣。
畫面太美了,夢幻的不像現實,美麗到讓他心痛的想哭。

「龍也?」小聲的叫了他一聲。
上田沒有抬頭。

田口了解在這種情況下問他問題一點用都沒有。
於是輕輕的將那個人擁入懷中,感覺他肩膀的輕微顫動。

「先回家吧,到我家喔。」輕柔的語調讓懷中的人抬頭了一下然後很快又低下頭。
田口知道這個是同意的意思。便慢慢地走著。

忽然他聽到了那個人小小聲地說了一句:「今天為什麼不是下雪呢?」
田口雖然覺得奇怪,但上田天然的發言也不是第一次了便沒有多想。

回到家裡,雨已經停了。
洗過澡換好衣服的上田坐在床上搖搖晃晃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龍也~這樣不行~頭髮濕答答的睡覺會感冒~」
田口一手拿著毛巾擦著上田半乾的頭髮,旁邊放著準備好的梳子和吹風機。
擦乾頭髮後,田口便細心地幫上田吹頭髮。
暖暖的風讓上田更想睡了。
上田將身體往後靠在田口的懷中,田口便放下吹風機雙手從後抱住懷中的人。

「嗯?」田口一邊問一邊貼近上田的臉,在臉頰上偷親了一下。
如預期懷中的人身體震了一下,臉紅了起來。

「......你不問我嗎?」上田轉頭看著他。
「問什麼?」
「我......」上田咬著下唇像是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
「為什麼哭?」
「淳......」上田的眼框又紅了起來,田口趕緊將他抱緊。
「別哭......」

「我到底想要變成什麼呢?」上田用帶著鼻音的聲音說。
「龍也就是龍也。不好嗎?」田口覺得情況有點奇怪了。
「我跟以前不一樣了嗎?」上田低著頭。
「是嗎?我覺得龍也一直都很可愛喔~」
「.......................」

沉默,在空氣中蔓延。
是該開口了,田口明明大約猜到了。
卻又怕那個疑問會變成現實。
終於,還是開口。

「電話......電話是錦戶亮打的嗎?」田口不知道他自己說這句話時自己是什麼表情。這個時候是真的笑不出來了阿......
「嗯。」
田口苦笑,怎麼這種時候的直覺就特別準?還不如猜錯算了。

「他讓你哭了?」
「一點點。」
這種回答方式讓田口有點哭笑不得,到底是有還是沒有阿?
「他說我變了很多呢。」上田抬起頭來看著他的眼睛。
「嗯。」點點頭表示有在聽。
「說我現在比較常笑了。以前都只會呆呆的放空。」
「嗯。」
「他說他要開個人的演唱會,還有NEWS和關八都會出新單曲。」
「嗯。」
「還有等到時會來上少俱。」
「所以?」

「亮...呃......錦戶說他喜歡我。」






田口表面上沒有什麼反應其實心裡非常的緊張。

因為他知道,上田龍也是愛著錦戶亮的。
至少以前是,雖然他不確定現在是不是還是。
以前金髮的上田常在少俱中被錦戶亮毒舌後一個人躲在角落偷哭。
那時一直都是他在安慰上田的。
不知道多少次他拍著上田的背安慰他錦戶亮只是愛玩。
開玩笑跟他說從村上那聽來錦戶亮只對喜歡的人毒舌之類。

他還記得2005年6月5日跟錦戶亮交換信的少俱後他是多高興的跟他說錦戶亮跟他道歉,說要適度的合好時上田的笑容。很美,那個時候他也是很替他高興,雖然心中有個部分在抽痛。

但是從那次交換信後,上田龍也和錦戶亮的關係並沒有清楚,反而更加撲朔迷離。
不管是上田龍也還是錦戶亮的工作都增加了很多。
大阪真的太遠,不同團的生活交集實在太少。
彼此都沒有單獨再見面的機會。

田口跟上田一直都在一起。
當田口在出道前跟上田告白時他覺得他是會被拒絕的。
但是上田卻只是笑著然後回答,
「好。」

然後一直到現在,跟上田在一起的日子就像夢一樣美好。
然而現在夢真的要醒了嗎?
田口心想難道只是因為距離近而造成龍也的錯覺嗎?所以他愛的還是錦戶亮?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
想著想著他的眼眶也濕了。

「淳?」上田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然後呢?」
田口打算無論接下來聽到什麼都要保持冷靜,畢竟趁虛而入的人正是狡猾的自己阿。

「沒有然後。」
「啊?」
「我對他說我曾經喜歡過他,但是現在不是。」
「咦?那你意思是?」田口不敢置信的看著上田。
「啊?因為我喜歡你阿!不然幹嘛跟你交往!」上田瞪著田口好像他說了什麼怪事一樣。
「那你為什麼哭?」
「我只是感覺到我真的變了...以前那麼喜歡錦戶亮的我不在了,現在我只喜歡你。」

田口高興地抱住上田,這是他第一次對這段感情感到踏實。
畢竟從來都是他主動的,沒聽過上田表示的他充滿著不安全感,
上田慣例的掙扎一會兒後放棄乖乖的讓田口抱著。

「啊......雨又開始下了......」靠在窗邊的兩個人望著窗外的細雨。
「下雪比較好。」上田忽然開口。
「為什麼?」
「因為我不怕冷。」
「啊?」
「而且沒有北風就活不下去了。」上田回頭給他一個微笑。

是啊,原來是這個樣子。
自己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現呢?

「龍也。」
「嗯?」





「我愛你喔。」





(完)


其實我也是錦上的阿....(小聲)
所以我寫的文還是都會扯到錦戶亮
不過我還真是對不起亮爺阿.....
以後會寫個錦上文補償他XD

==========================================

嗯嗯~其實如果沒有亮醬,
我大概會對雙田有興趣...大概啦~
因為這兩個感覺也不錯
一樣是淡淡的、甜甜的^_^
然而,我還是期待妳寫出錦上文來唷~hyoteimyu(有暱稱嗎?告訴我吧^^)~





以上、退場。
[註:徵文真的很有趣耶~嗯嗯~有空一定要多玩這種活動~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