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錦上/上錦?/all 上? (媽啦~我終於寫了這種東西||||)

與現實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後幾篇可能會有H,未滿十八歲的請止步啊啊啊~拜託妳們~~~(跪)

歡迎搭配《柴崎幸-月のしずく》《上田龍也- 愛の華》享用^_^    

架空‧江戶時代。 

目前進度:第六夜(下)(待續)。 

預計十六夜完結。 

古代H真難寫......
我又在這集加入了新人物,寫了太多,以至於要讓大家失望了.......
(請原諒食言而肥的螃蟹←肥一點比較好吃啊*毆)

噢...就算文發了我還是一直在寫......誰來幫我阻止一下啊.......裡面那兩個人!不要再對話了!!囧


all上有  請慎入。



第六夜、(下)



白天裡的籐香捨,給人一種悠閒的感覺。 

送走留宿過夜的客人,色子們做完晨浴,會待在房裡寫信給客人以訴衷情、表示思念,並寄盼他們能再次上門捧場。新造註一和小禿們則是聚在一塊打掃擦地,然而終究還是孩子性重,其間不免或是嘻笑,或是追跑,庭院裡紛沓細碎的腳步聲揉合著銀鈴般的笑聲,好不熱鬧。 

當見著了龍也一行人,個個乖巧地躬身問好,又偷偷瞧著亮跟和也兩張生面孔,好奇地一陣竊語。龍也微微笑了笑,由著他們去鬧,並未責罵。偶間,亮瞥見博貴那孩子牽著另一名男孩的手,朝他揮手燦笑,隨後附在男孩的耳畔悄悄低語,男孩靦腆地笑了起來,小眼睛瞇得都要不見了。兩人看起來十分要好。

通過紅色長廊,龍也領著他們前往二樓。 

籐香捨裡,一樓專門設宴接待客人,色子們的房間則安置在二樓,依照排名分配。 

為了不讓走廊忙碌的腳步聲影響客人辦事的心情,貴為第一花魁──智久太夫專屬的主臥室與寢房,於是隱在最裡邊間。

〈夜鳥之間〉

龍也跪在門前,無聲地將紙門拉開,映入眼簾的即是一張華美屏風。 

白色帶著淡淡紅紫的螢袋註二在宵月下綻放,靜靜的夜裡吐露芬芳,螢火蟲低迴徘徊著,點綴淡淡光芒,朦朧而虛幻。

 龍也悠悠地朝裡頭輕喚: 

「智久,打擾了。」 

「.......嗯?是龍也你呀、就直接進來吧。」 

房內的人聲音尚帶著濃濃倦意,軟綿綿的。 

龍也勾起唇,示意亮與淳在外等候,只引著和也走至屏風後頭。 

只見幽靜的房間正中央坐著一名少年,抬起了一張艷麗俊俏的絕色容顏,只穿著紅色的和服單衣,微微敞開的衣襟底下隱約可見的精瘦身段,眉目間的嬌慵動人,煞是顛倒眾生。莫約剛沐浴完,身旁一名小侍正在為他梳頭,以花蜜滋養百般呵護之下的秀髮柔光亮澤,竟生出一股幽幽淡香,沁人心脾。 

龍也跪坐在智久面前,娓娓道來:

「這孩子叫和也,資質不錯,我挺看好的,讓他待在你身邊吧。」

智久先吩咐小侍奉茶,才一手托腮,淡淡掃視和也一眼,側邊一轉,瞅著龍也半晌,徐徐低語:
 
「我還道你想我了,原來是有事情才來找我?」

「這事兒我也只能拜託你呀。」

龍也輕輕推了推和也的背。

「和也,這位便是我跟你提過的第一花魁‧智久太夫,今後你就是服侍他的禿。」

「是,智久太夫,您好。」

和也乖順地伏在地上向智久行禮。

「龍也......」

看似不願意的智久挑了挑細眉,嘟起小嘴,「我看起來很閒呀?帶著新人接客很麻煩耶。」

「就當賣我個人情,智久........和也定能成為和你一樣出色的太夫。」

......甚或更加出色。

露出邪魅一笑,智久將長髮甩到背後,翩翩起身,緩移蓮步至龍也面前,以手指托起他光潔的下巴。

「喔?我賣你人情,那你要如何還我呢?『龍姬』大人.......」

明明是淡雅清麗的美人,此刻卻露出無賴惡痞在調戲女子般的輕薄眼神。

眸底暗藏無限挑逗。

龍也愣了愣,一翦水眸在他俊美的臉上流轉顧盼,抿著唇。似笑非笑。

「『黑鷺』大人,你想要什麼呢?」

「這個嘛,讓我想一想......」

智久狀作思索,指尖捲著龍也垂在肩上的一縷青絲把玩。

沉吟之間,逐漸傾身貼近龍也,握住他的手,輕輕地啣住他的耳垂。

「今夜讓我到你房裡......可好?」

低沉悅耳的嗓音,即使隔著屏風,仍令人心生綺念。

亮微微皺著眉,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抑鬱不快。

然,龍也只是笑了笑。

艷笑如冰雪。

「夜裡到我房裡做什麼呢?」

「若依『龍姬』大人...定知曉能做些什麼......總不會是秉燭長談吧,嗯?」智久說著,輕一使力,將龍也扣入懷中,手伸進龍也的和服下擺,撫摸著細嫩雪膚。

和也傻傻地看著豔麗的兩人宛如在打情罵俏的語氣姿態,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介入。

倒是淳已沉不住氣,他氣急地推開屏風,扯住智久衣領往後,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你別太過分了、智久太夫!龍也豈是你能隨便碰的人?!」

「淳之。」

龍也淡淡出口制止,智久倒連瞧也沒瞧淳一眼,毫不在乎任衣領被人揪著,直勾勾地凝著龍也那張冷艷絕色的容顏。那張表情越是清冷孤傲,就越是惹人想要侵犯吶......智久媚惑似地笑了笑。

「龍也,你說呢?」

輕輕地嘆口氣。龍也整了整被弄亂的和服,站起身來。

「......若是秉燭長談,龍也樂意之至,但智久太夫您今夜尚有很多客人指定,怎能讓您過於勞累呢?您還是再多想想,要個別樣東西吧。」

「龍也,你拒絕我,是因為瀧澤前輩嗎?」

智久以甜膩的聲音向龍也發問,聽到那個名字,龍也的身子輕輕一顫。

他抬眸望著趕至他身後護衛的亮,曖昧的微微一笑,刻意地輕偎亮的肩膀。

「不是的.......」

毫無預警的親暱動作讓亮瞬間紅了臉。

怎麼忽然──啊,又是拿他當擋箭牌了吧。思及此,亮的心思頓時複雜了起來。他凝視著懷裡的纖細人兒,心底有股衝動想將他抱緊。緊緊擁入懷裡。差點失了以往擔任刺客的冷靜自制。

他真想抱緊他。若不是他察覺到龍也的身子微微在顫抖──隱忍著驚恐、厭惡、與屈辱。

最後,亮只輕輕的摟著龍也肩膀,對著智久隱隱的嫉妒和淳的懊惱,露出兇狠的無畏眼光。

別怕。我保護你。


智久瞪著亮,不一會兒卻扯扯嘴角,而後輕輕地笑了出來,「龍也,你可是當真?這傢伙抱過男人嗎?他懂得如何取悅當過男妓的你嗎?」

「勞您費心,智久太夫。」

龍也淡淡地說,神態漠然的轉過身,「不打擾您了,和也就拜託您多加照顧,日後龍也定會奉上謝禮。」

「龍也......」

恢復平日雍容優雅的智久,緩緩啟唇,溫柔輕呼:

「龍也,把你那只長煙管送我吧。」

「........你想要煙管,我請人幫你訂做件新的就是。」

唇畔漾起淺笑,「我就跟你要了它。」因那是你的愛物。

聞言,龍也自懷裡掏出他那長年愛用的煙管,轉回身子輕拋出去,一弧線劃過半空中,智久身手靈巧地接了住。

「有請智久太夫好好待之。」

深深吸了一口長氣,「我知道了。」

龍也遂盈盈拜下,優雅地告退而去。

智久凝眸望著背過去的纖細身影與亮相偕走遠,手中握著尚存留著香氣卻失去溫度的煙管,心底一陣翻騰。如此多年的眷戀、孺慕,龍也的心終究......終究不是歸他啊......

「小和.......我可以叫你小和吧?」

「咦?啊、嗯、是。」

「既然龍也說你可以當上太夫,那我就先告訴你了。」

「是?」

「成了色子之後,有兩種人,你絕對不能愛上。」

「一種是花錢買你的客人,另一種......就是跟你一樣的色子。」

「不幸愛上了,那便是萬劫不復的般若地獄。」

智久淒苦地笑著,和也懵懵懂懂地點點頭,淳無言的背立身子,看向格子窗外的天空。

這到底是誰的錯?

他們並不是能被關在木絲籠裡的鳥兒,卻連心......都這般不自由。

直到老死。




因龍也的一句,『陪我去訂做只新的煙管』,兩人於是出了籐香捨,沿著隅田川,來到市集。

「龍也。」 

一路上沉默的亮,終於低低地出言喊住龍也。

 龍也回過頭,抬眸看了他一眼。 

「什麼事?」

「其實你...不太喜歡別人碰你吧?」

龍也靜了一會,許久才輕輕地說:「......這麼明顯嗎?」

「果真如此。」

亮輕輕的、沙啞的問:「既然這樣,你為何還留在籐香捨?我聽博貴那孩子說你欠的債務皆已還清,甚至還有許多客人願意幫你贖身,從太夫身份引退的你,早就可以脫離這裡了,不是嗎?」

龍也沉思般地凝住目光,打量著亮那雙深潭似的黑瞳。

「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亮睜大眼瞳看著龍也。

「很小的時候,我就被父母賣到籐香捨,也曾經因為想家而多次逃跑,但每次都還沒逃回到家,就立刻被捉回來挨一頓打,關在倉庫裡餓個幾天才被放出來。這種日子一久,我越來越想不起原本的家在哪兒了,後來更是覺悟到...不會有人來接我回家了......」

亮靜靜聽著,微皺起眉,眸底儘是不捨。

豐潤紅艷的唇瓣仍是微揚,「亮,別為我難過,吉原遊廓註三裡的娼妓都有可憐的身世背景,我並非唯一的一個。其實我很適合待在籐香捨,現在這樣挺好的。」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禁臠。」

垂下眉睫,龍也凝視著和服下襬的縐痕,露出模糊的笑,幽幽遠遠。

那些想替他贖身的恩客,只是將他視為玩物。

為了這受詛咒的美貌,欲將他像美麗的鳥兒一樣關進堅固的小籠子裡豢養,到處向外人展示、炫耀,然後說,笑,為我而笑,唱歌,為我而唱。

那種日子,簡直比當娼妓接客還要可怕、還要不堪......

而且,以色侍主,又能持續多久?再美的人,也不可能永遠保持如此容貌。有一天終將會老去,變老變醜,到最後,恐怕就會被棄之如敝屐吧。

聽著龍也平靜的述道,亮只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撕裂了。

──好像。

真的好像。怎會如此相像?!明明是毫不相干的兩個人──........

他卻會忍不住將龍也與『她』視為同一人.......

亮大口吸氣。

輕輕握住龍也和服的袖襬,甚許溫柔。

「...我會保護你。」

那雙黑眸流露出極似孩子般的迷惘哀傷,令龍也疑惑不已。

「亮.......」

.......你用這麼哀傷的眼神是在看著誰呢?

「啊......」

此時龍也的木屐帶子突然斷了,差點跌倒,亮趕緊抱住他,之後又慌張地放開。

「呵,想不到這帶子竟然說斷就斷。」

龍也輕笑著,毫不在乎地脫下木屐。

亮不禁呆愣住。竟然就這樣光著腳ㄚ子在泥地上走......一點都不像曾以優雅著名的花魁太夫啊!

龍也卻聳聳肩,「不要緊,反正快到了就算赤腳走去也可以。」

「那怎麼行?萬一腳底受傷了怎麼辦?」

亮拾起木屐走到龍也面前,背對著他蹲下身,「我背你。」

「咦?等等......不用了吧,那個......」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龍也稍微亂了分寸。但亮很堅持。

看著不甚寬闊的肩膀,龍也笑著搖搖頭,只好趴了上去。

「那就麻煩你了。」

「嗯,請抓好。」

「好......」

行走之間,徐徐涼風吹拂,龍也將臉輕輕地貼上亮的背。

好久沒有與別人有如此親密舉動........太久了.......久到他都快忘記,人,是如此溫暖.......



看著他們倆就這樣子踏進店內,中丸神情有些愕然地瞪大雙目。

直至亮將背上的龍也輕放下來,扶著他在店裏的木廊上坐好,中丸這才慢慢回神過來。

龍也啟口輕喚:

「丸老闆,不好意思,可與你借盆水嗎?」

「咦?喔、喔、好的,馬上來!」

手忙腳亂地奔回屋內,隨後乒乒乓乓地翻找,好一會兒,才又小心翼翼地捧了盆清澈的水出現。

亮一把接過,跪下來幫龍也洗去適才光腳沾上的髒污。

龍也本想對亮說他自己來就好,但箝制住他的手是那樣霸道.......

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讓龍也噎著喉,默默地凝視著亮皺緊眉,仔細地搓揉細嫩雪白的裸足,然後細心的擦乾淨。

龍也覺得,亮在為他洗腳時,垂睫半掩的黑眸非常非常地溫柔,非常非常地細膩。

那專注的神情,很美。

「龍也太夫,您的木屐帶子斷了啊?」

中丸關心地湊近一問。

龍也微微一笑,「欸」了一聲。

「那正好,本店前些日子進了些新品,您要不要挑雙新木屐?有很多漂亮的花樣款式呢!小的會算您最便宜的價格!」

「嗯......」

對於中丸的慇勤獻說,龍也倒沒那興致。

唉.......這樣不就是巧了他跟亮說的棄之如敝屐那番話嗎?他忍不住暗暗一輕嘆。

回頭卻瞥見亮拿著他那雙舊木屐,正試圖修之。

「你...你竟然會修木屐?」龍也十分詫異。

「嗯,以前有學過。」亮一臉淡然地說道,接著將一條不知打哪來的絹帕,使力撕開。

「這樣太可惜了!」龍也攏起眉尖輕叫,可惜來不及阻止。

「反正我也用不著。」

「......」

那恐怕是上等的絹綢啊........這孩子到底是──

龍也和中丸皆啞口無言地看著,亮迅速俐落地用撕成條狀的絹絲,重新安綁在木屐上。終了,規規矩矩地擺放好在龍也足前。

............

他是真的會修耶!

龍也好一陣無語,愣看著那雙完好如初的木屐,半晌,才噗嗤地笑了出來。

「好厲害!想不到你真的修好它了!」

「這只是臨時處置,你穿看看,不合適我再做調整。」

「肯定合適的。」

要不然剛才讓他摸了半天腳是白摸的嗎?呵。

龍也俏皮地翹起唇,一纖足穿進木屐後,伸直了腿,讓木屐腳跟在半空中輕輕地趴答趴答的響晃著。

「瞧,不會太鬆,也不會太緊。」

「那就好。」

「謝謝你,亮。」

即使心底殘缺著什麼遺憾,都被那張笑顏給填滿。

亮淡淡含笑的看著龍也。

那般深情。

那般嬌寵。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註一、新造,以見習花魁的身份接受教育。但還不能開始接客。

註二、日文中的ほたる‐ぶくろ【螢袋】即為 風鈴草

キキョウ科の多年草。山野に生え、高さ30~80センチ。長卵形の葉が互生する。6、7月ごろ、白または淡紅紫色の釣鐘形の花を下向きに開く。名は、花に螢を入れて遊んだからとも、花が提燈(火垂(ほた)る袋)に似るからともいう。つりがねそう。《季 夏》「宵月を-の花で指す/草田男」

註三、遊廓=遊女屋=賣春,所以通常人們又稱作為「花街」,然而會稱之為「廓」,則是因為江戶時代,幕府准許了一部份遊女屋的營業,而為了區別一般區域與風化區,所以將「廓」所形成的特別地域文化加以分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