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微量H, 含有非常之微的 UR/UK/UT,怕雷者也請勿入,謝謝ˇ



《漆黑、十五夜》麻生遙斗 篇 (上)


在誘惑的陷阱裡 在魅惑的洞穴中
無法自拔地 只能沉落

──────月夜ノ物語 詞曲:堂本光一



之後,過了一個禮拜。

上田龍也原以為自己會逐漸淡忘那件事。

事實上的確如此,毫不可靠的記憶之中,及川宗佑的臉只剩模糊的輪廓。

但是,腦海深處卻遺留下那一雙抑淚控訴的黑色眼眸。

及川宗佑,赤裸裸躺在凌亂的被單上,烏黑的頭髮浸汗溼透,虛弱的喘著氣,眼角帶著若有似無的濕潤,只是這樣,就緊緊揪住上田龍也的心。

身為一個正常男人,他一定覺得很折辱吧?

當時,上田龍也的心裡有種殘忍的快感。

宗佑。

上田撩起他耳邊的髮絲,輕輕啣含著他的耳垂,低柔地喊著他的名字,然後,一次比一次動得更快更激烈,惡意地享受著他的崩潰和迷亂。及川宗佑半昏迷的閉上眼睛,緊緊咬住的禁慾薄唇冒出血,仍不肯喊出一絲聲音。

那樣子反而更加深了凌辱的慾望,上田龍也更瘋狂的戳刺身下的及川宗佑,分不出痛苦還是快感,及川全身痙攣顫抖,強烈的收縮,狂亂之中,他失控的咬上了上田的肩,細小尖銳的虎牙,印下深刻的半月痕。

一頭不願屈服的小獸。

上田龍也吐吐舌頭,撫上自己肩頭。

那個小小的傷口早已癒合了。

他也該早點把他忘了。

雖然有些介懷及川宗佑為什麼會知道他真正的名字,但那又怎樣?反正,他們不會再見面了。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記憶就是不肯鬆口。

不知道。

他想不明白,當及川宗佑喊出他的名字時,那份驀然揪心的緊窒.......究竟是恐懼?還是......不該有的悸動?





由於家裡也是開醫院,父母親的期望加上並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情,上田龍也理所當然地唸了醫學院,畢業後,一路順遂的當上第一外科醫生,隸屬於都縣立設備最完善的大醫院,各科部門皆有分別而獨立的偌大病棟,環境整潔明亮,相鄰的附屬大學也是名門,在醫學界頗具盛名。

長相俊美、醫術表現出色、處事能力果斷堅決,這樣極品男人,在醫院裡自然有不少小護士們偷偷愛慕著。

得天獨厚,可說是形容上田龍也的最佳名詞。

若不是性向問題,或許他早就結婚生子了吧,在人生價值最精華的27歲。

上田龍也走在銜接兩邊病棟的天橋迴廊中,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在國中、高中時期,上田龍也對異性絲毫沒有興趣,當時只認為自己應該好好唸書應付大大小小的考試,所以還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直到升上大學,周圍的同性朋友紛紛開始參加聯誼、追求異性,他才發覺不太對勁,為了確定這件事,他試著和一名自己送上門的學妹交往。

可是,當兩人到了床上,上田龍也發現自己對眼前帶有香味的柔軟軀體竟然產生不了慾望,最後只好尷尬地結束交往。

心想著難道會是...

於是上田龍也又跑到同志PUB(很有實驗精神?),很快就跟一名叫聖、長得清秀乾淨的男孩看對眼,毫不遲疑地上了旅館,順理成章的發生關係,且享受到男男之間的肉慾歡愉。

自己果然是喜歡男性。確認了這點之後,上田龍也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反正這種人在世界上多的是,也沒什麼了不起,除了因為工作緣故,不想惹來閒言閒語,必須保密之外,生活上倒是沒有多大的影響,想找伴的話,現在的同志PUB也不少。

交過幾任固定情人,其實上田龍也對情人相貌不太挑剔,想看漂亮臉蛋嗎?他自己照鏡子不就成了?

實際上,只要符合年輕、乾淨、又不太胖的標準,他就能接受。

小和也是第五任情人吧,他是上田龍也交往過的情人之中,長得最好看的一個,偏偏背著他外遇...果然是年紀太輕了嗎?

看來,下次還是找個成熟年長的對象好了。

「上田醫師。」

正巧,腦神經內科的水野醫生從對面走來,上田龍也抬起頭,禮貌地朝他笑了笑。

「水野前輩,好久不見了。」

「心臟外科最近很忙吧?聽說你們有兩位主治醫生出國參加研習會。」水野醫生微笑地寒暄。

「嗯,所以工作量是平時的兩倍呢,差不多每天都有幾台急症和大手術,真夠累人的。不過科主任說,我可以調動科內任何醫生協助我的工作,下午我打算將幾個大手術後的病人和ICU的病人巡查一遍。」上田龍也好似撒嬌,又似自傲的答道。

還是實習醫生時期,上田龍也受到水野醫生不少照顧,對他曾有過淡淡情愫與景仰。相貌端正英挺,個性溫和,年近30多,嗯,如果再纖細一點就是他所喜歡的那型了。

「交給你負責,他們當然放心了。」

水野醫生和藹的點點頭,身一側,對著跟在後頭的人說道:

「既然遇到了,順便讓你們認識一下彼此,喏,這位就是我跟你提過很優秀的學弟──上田龍也醫師。」

那人垂著眼睛,有些怕生似的,「是的。」

大概是新來的實習醫生吧。上田龍也心想。

水野醫生將那人輕推到面前,一和他的目光接觸,上田龍也漏了心跳,失神。

及...川...

...宗佑......

「這位是麻生遙鬥。」

咦?!

上田龍也聽得清晰,卻覺得暈眩。什麼?水野醫生為什麼這樣叫他?

「你好,久仰大名,上田前輩。」

麻生遙斗用陌生但有禮的語氣說著,他啟唇,便見一口燦亮的白牙,那笑容有些稚氣,令上田龍也移不開目光,癡癡地看了許久。

瞥見麻生遙斗伸出來等候多時的手,上田龍也才驚於自己的失態,連忙握住他的手,一陣柔軟溫軟的感覺整個包住他的手,上田龍也臉上沒來由地湧起一陣紅潮。

「...你好,麻...麻生?」

「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嗯、喔,哪裡,彼此彼此。」

上田龍也的心像被人緊揪住似地縮著,無法紓解的緊張起來,他應該沒有認錯人,就算事隔一個禮拜,他的記憶還不至於出這種錯,但對方一臉「初次見面」的表情──莫非想假裝不認識嗎?不過,也不應該連一點動搖都沒有吧?難道他是演技派的厲害角色?

混亂的思緒讓上田龍也不知所措地站著,完全不知該說些什麼,突然,呼叫器響了,他立即驚跳起來。

「啊,護理站在CALL我,不好意思,水野醫生,麻...生學弟,我先去忙了。」

水野醫生體諒地拍拍上田的肩膀,「好,你去忙吧,下次有機會在聚個餐。」

「好......」

上田龍也只跟麻生遙斗點個頭,隨後轉身快步離去。

像陣旋風似地。

卻遠遠不及這次相見帶給他的狂暴風襲────...

及川宗佑。

麻生遙鬥。

一下子感到羞辱、憤怒而頹喪,原來,他也被欺騙了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