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夜(下)、



窗外的雨滴如雪清冷透明,淅淅瀝瀝紛紛落落。

整個吉原都壟罩在延綿細雨中。

風聲、雨絲、輕雷,交織成淒迷的春景,徒然撩人愁緒。

可還真符合了這悲涼的忌日──......

「窗外有什麼?讓你看得那麼入迷。」

聽到輕柔的低喃,智久低下頭,嫻靜一笑。

「窗外在下雨......您想起身了嗎?生田大人。」

已經天亮了。

枕在他膝上假寐的生田斗真回望,眨了眨含著薄霧的眼眸,一根手指搭上智久未施胭脂而蒼白的唇。

「吶...」指尖緩慢地描繪著唇形,「智久,要怎樣做才能讓你親自開口留我流連呢?」

吉原花院裡,什麼時候離開由客人自行決定,色子們可以慰留,但不能趕客人離開,坦若,客人待到天亮了還不離開,繼續留在色子房內就稱為『流連』,是要另外收費的,以藤香舍的花魁作陪自然是要價不斐。

「我不想為難生田大人。您才剛新婚......不是嗎?」

智久輕輕淺淺的溫潤嗓子,帶著一絲嬌憨無辜,雖知本人內心並非如外表一般天真,生田卻還是癡了,抿著嘴伸手一帶,翻身將猝不及防的智久按到在身下。

「......你知道我不愛她的。」緩緩俯身靠上智久的肩膀,生田委屈的湊近他耳畔嘟噥抱怨著,一手憐惜地撫摸著那頭烏黑亮麗的秀髮,「他們逼我娶的,只不過是家境富裕一點的商賈女兒,貪圖那一大筆陪嫁資產罷了。」

「唉,徒具虛名的武士之後也真可憐啊......」

智久吃吃一笑,溫柔細嫩的手掌地摸上那張剛毅俊美的臉蛋。

「但正因為如此,我更加不能再教生田大人您破財啊...我的夜鳥之間可不接待身無分文之人唷。」

眼裡飄過一絲苦澀的笑意,生田雙手緊摟住那纖細的腰身,額頭貼在細白的脖頸間輕輕地蹭。

「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智久,我替你贖身,好不好?」

有些意外,智久輕蹙眉宇,「生田大人.......」

食指按住了微啟的唇瓣,生田黑眸深凝,輕嘆口氣:「先想想,別急著答覆我......你的拒人千里希望不要是為了某個人,而是為你自己。知道嗎?每次你看著窗外的神情,都讓我心痛啊,智久......」

窗外有什麼?讓你看得那麼入迷。

────那裡有籠中鳥渴望的自由。






傍晚微微的寒意襲上亮裸露的臂,他瑟縮了一下。

雨勢逐漸轉小,微風夾雜著紛紛灑落的細雨觸目一片迷濛,遠處似乎隱隱傳來陣陣的雷聲。

這裡是座落於川邊的一間小草堂,荒廢已久。

為了躲雨,龍也帶他過來,然後──

亮撐起上半身往旁邊瞧去,龍也仍睡著,長長的羽睫在眼窩上形成兩道淺淺的陰影,一雙美麗眸子在清醒時眼波流轉的柔媚入骨,眼下全收了起來,幾綹濕髮垂蓋在白皙臉頰上,使異常冶艷的面容增添了幾分稚氣,此刻,龍也的睡顏宛如處子般純潔無邪。

視線落在雪白細緻的纖肩,亮的記憶有些混亂。

隱約記得和龍也溫熱的身子重疊,著了魔似的不停糾纏、糾纏......期間,龍也的低吟帶了婉轉,微喘的吐息,和有些嘶啞的甜膩哭音揉合在一起,撩人極了,淡淡的、壓抑的、忍耐到極限時所發出的叫聲,每一下,都能挑逗他,幾乎要讓他沉溺......現在想起來還有些燥熱難耐。

還有龍也那雙彷彿很感傷、又似很開懷......如煢光閃爍般明明滅滅讓人看不真切......水波一樣的眼睛......

幸好,在那裡頭沒有淚光。

他應該沒弄痛他吧......

亮稍微移動身子,小心翼翼地將蜷縮在身側的龍也重新納入懷裡抱了緊,讓彼此肌膚貼近相觸,再取來扔在一旁的和服攤開,輕輕覆蓋在兩人身上,不讓一絲絲冷風襲進來。

纖細而精瘦的四肢,絲緞般柔滑,卻迥異於女人的膚觸......

腦中浮現白天壓在身下揪扭的潔白身軀,亮的臉逐漸一寸一寸發燙泛紅。

他第一次放縱情慾。

初嚐情事對象卻是男人,曾名冠吉原的太夫。

孰幸乎?不幸乎?

但......

「龍也,我還來不及跟你說,應該先和你說的......」

亮喃喃的低語,慢慢閉上眼,在雪白的鎖骨之上印下一吻。

「我喜歡你。」

沒有任何情色意謂,亮只是靜靜抱著龍也,就這樣讓彼此的體溫慢慢融合、融合、融合……

而在他看不到的懷裡,龍也蒼白的臉上,浮現一抹絕艷的笑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