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沒有想過戒掉,其實我也不是個菸癮大的人哪。

只是,偶爾,總是會有忍不住的時候嘛!

關於禁斷症這點,我真的很佩服和也。

他說不吸血就是不吸,當然,他還是得按時到P開的D.D.酒吧點杯特製淡到不行的血酒,至於日常就只喝純濃番茄汁(鐵質和鹽味很有用)當代餐充飢,以維持基本營養均衡。

和也從不直接自人體攝取血液。

他很堅持,恐怕比烏龜還要來得硬氣。

如今在我身上破了戒。

嗯...好像不能這樣說......或許應該用...『開葷』?

「仁。」

「嗯?」

「...為什麼你一點都不怕我?」

「怎麼......突然問這個?」

我愣了愣,轉頭看著那帽簷底下微蹙的細眉,隱藏在墨鏡後面的雙眼,似乎很迷惘,很傷悲。

「差一點,差一點點...我幾乎就要殺死你了......那麼多...那麼多的血...老天...我以為你會死掉......」

這我倒是有聽醫生提及,當時我的血不知道為什麼無法凝固,拼命狂流,整間手術室簡直像命案現場。後來和也闖進來,拿了瓶聖水沖洗我頸部的傷口,血才慢慢地凝結,沒再亂噴。

其實就像蚊子叮人,唾液中會分泌一種使血液不容易凝固的成分,好方便吸食。同理可證。和也又咬得那麼深,自然也就......吸血鬼的食量畢竟沒蚊子小。更何況和也既為直系血族,吸取鮮血就跟我們呼吸一樣是本能。呃,說起來我還真是命大。

問我怕不怕?怕,當然怕。

但我並非懼怕死亡本身,而是害怕我當時若真死於和也的利牙之下......我的朋友,我的愛人,我的和也......他清醒過來之後要如何面對我的死亡?

我不希望那樣。我不想讓和也承受這個。

「和也,過去我雖然不是名稱職的獵人,但也曾經歷過不少瀕死關頭...那確實不好受,現在別問我感覺,我一點都不想回想...」我垂頭凝視他發顫的指尖,盡量語帶輕鬆的說,「反正,我還活著────這點很重要,不是嗎?」

和也虛弱的扶著額,點點頭,「......嗯。」

和也,他跟一般的血族格格不入,普通人類驚艷於他又畏懼他,我從未在他身邊見過除了我與P以外的朋友。

很令人心疼的孩子。

就算是吸血鬼,他才兩百多歲,這年紀的確還是孩子。

太陽逐漸西移,身後整棟病樓的陰影蓋了下來。

和也抬手拿掉墨鏡,深深的看著我。

那是一雙明亮的、純淨的、完全不像吸血鬼的深邃眼睛,卻又心事重重壓抑著什麼似的溫柔又憂傷。

我們在清爽的微風中沉默一陣子,他低聲輕輕的說:

「如果你死了...我會哭的喔......」

「放心,我沒那麼容易死掉啦。」

「可是你最後還是會死掉。」

嗚,那麼可愛的扁嘴太犯規了......害我突然說不出「這也沒辦法,因為我是人類」這句話。無法對著那雙盛滿哀傷的眼睛說。

好吧。

或許我也該考慮戒菸了。

────希望日後當我只能吃著波奇棒解饞的時候,不會後悔做了這個決定。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曉得日本有沒有脆笛酥這類點心,所以我就用波奇棒代入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