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真是稀客啊。」

「左大臣,打擾了。」

沒想到這老頭……年老大臣會親自出來迎客,看來恐怕已將他的來訪視為皇上的授意了吧。事實上,倒也相去不遠,皇上雖未明說,但對於接下這種費力不討好又與龍也有關的差事,除了錦戶亮,通常不做第二人想。

亮暗暗苦笑,不卑不亢地躬身回禮,向平日對他頗有微詞的左大臣請安問好。

可是,他才剛說:「突來拜訪大人,失禮之處還請見諒,實有要事欲與大人商量……」

一句話未完,就被打斷。

「湊巧,今夜我想在家裡舉辦一場小小宴會,坦若中將你願意出席,為我們吹奏一曲就太完美了。」

這麼說著的左大臣笑得一臉和藹可親,卻令亮額角隱隱作痛。

推卻不了,豈不是要在此過夜?

然而,對方是左大臣,口頭上的邀請並非問句,又是沒得商量的語氣,若是沒有好好處理,輕率的回答一不小心就會得罪了人。

「多謝大人盛情,若您不嫌棄,今夜請讓在下與大人同樂。」

左大臣撫著下巴,看似開懷地拍拍亮的肩膀,說道:

「如此,也別太過拘束了,你既是仁的好友,又是當代數一數二的達官公子,定能使今晚宴會的氣氛更加熱絡,我家裡的侍女們也會很高興的。」

……怎又是侍女們?除了苦笑,亮還真不知該做何表情。

「亮中將,你先在此稍作休息吧,我得去看看筵席準備得如何了。」

左大臣領亮走入正房,轉頭欲吩咐侍女進來侍候,就見到他那終日無所事事的長男正斜靠在門邊。

「你這孩子總算知道出現啦?仁。」

「父親大人,您忙您的,我來陪亮。」

「嗯,也好,你們年輕人聊聊吧。」

左大臣素來疼愛自己這名俊美出眾的兒子,對他一向縱容,於是也不在意仁語氣中的冷淡,立即離開。

頓時,主房裡剩下兩人相對無語。

最後還是仁沉不住氣。

「你還真的跑來了。」

「不歡迎我啊?」

「怎麼可能……不對、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在想什麼並不重要。」

「別敷衍我!」仁眼中閃現一抹氣惱,「你真的放得下他?你捨得放下嗎?你放得下嗎?!」

亮靜靜地看著他,玄黑幽深的瞳閃過一絲痛楚,緊抿的薄唇勾起若有似無的彎度。

「仁,你想聽到什麼樣回答呢?」

那口吻,那眼神,帶著淡淡的憂傷,令仁不忍地移開目光。

有些懊惱,仁環臂在亮面前走來走去,說:「算了。都怪我爹,跟著右大臣那老頭子發啥子瘋搶著要把女兒塞給小親王……」

目光偶及好友頸間,瞥見到一處瘀紅印痕,不由得一愕,微咳了一聲,「喂,亮啊,你說皇上是真的要讓龍也娶妻嗎?真搞不懂,過去他明明都默許,現在才來拆散你們這樣會不會太不通人情啦!」

「上意難測。」亮淡道。

任何事物都只是籌碼,就算感情也不例外,唯有運用自如之人,才能夠維持朝野內外穩定。雖然殘酷,但這對在上位者,即是長存之道。

亮略一沉眸,語氣有些疲倦的說道:「皇上的心思,從來就沒有人真正猜透過、亦不能隨便妄自揣測……有一個人或許能,但目前他不會站在我這一邊。」

「那倒也是,不過實在辛苦你了。」好友面色不好,仁看在眼裡,不禁憐憫,終日為龍也周旋在宮廷權勢之間,連他這旁觀者見著都想替他喊累。

亮搖了搖頭,垂下目光,嘴角微翹,似在淡淡微笑,眉目輕軒深沉已沒,眸底盡是藏不住的柔情,嗓音卻有些粗啞:

「何來辛苦之說?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用什麼方式,我都會去做。」

他要的並不多。

只要……

只要……

龍也還在他身邊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我們倆要永遠在一起的是吧?龍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