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你的刺,讓我擁抱你的傷口

如果你毀滅了的話,我的世界將一同燃燼永不分離,永遠......







蒼白的人兒病厭厭地躺在床上,髮絲半掩下的臉頰猶掛著淚痕,脆弱如稚子般,田中聖在一旁緊皺著眉,偶爾間歇性地低聲咒罵幾句,表情十分凶狠,動作卻格外溫柔地幫對方替換額頭上的毛巾。

「聖......」

「幹嗎?想喝水?」

「聖...我想要吃蘋果......」

田中聖「哼」了一聲,從放在床邊矮櫃上的水果籃裡拿出一顆蘋果,手起刀落迅速切好了小兔子形狀的蘋果,遞到龍也嘴邊。

「好了,張嘴。」

「唔......」龍也搖搖頭,用濕潤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著聖,「......蘋果泥比較好......」

聖的眉毛抖了幾下,深深吸口氣。

「......好,你等等。」

廚房的路上,隱約聽得見聖碎碎唸著:忍耐忍耐...他是病人他是病人...病人最大......

話說為何分手多年的兩人會玩起醫生病人的遊戲呢?(不對吧!)

其實完全是一通收訊不良的電話所導致的誤會────當聖接到顯示為前任戀人的來電時,昔日的美好一瞬間浮上心頭,卻聽到對方斷斷續續的說:

『...聖...聖啊......我快不行了......我......我......』

聖連忙問道:『怎麼了?!龍也,是你嗎?』

『我...我......』

『龍也,你怎麼樣了?快說啊────』

『......我好餓喔......嘟嘟嘟嘟────』

頓時,什麼美好都下地獄去吧!怒氣勃發的田中聖差點捏爆手機,二話不說殺到上田龍也的住處。可悲的是,他竟然還帶了手工烏龍麵的材料來煮......要不是見到開門的龍也還發著燒,一副隨時倒下去的模樣,他絕對會在烏龍麵裡面放十斤瀉藥。

明明是醫生,卻老是虧待自己的身體,真不曉得該怎麼說那傢伙才好!

田中聖將無處可發洩的怒氣全出在無辜的蘋果身上,不一會兒功夫,蘋果泥就弄好了,保證找不到半點固態(......)。

捧著一碗蘋果泥,田中聖走回床邊,對龍也說:

「喏、特製蘋果泥,這下你願意吃了吧?還是要我餵你?」

「謝謝...聖,我自己吃就好......」

上田龍也虛弱的笑了笑,半起身靠著枕頭,接過碗,慢騰騰地吃起蘋果泥。

「......怎麼樣?」田中聖問。

「嗯?喔、蘋果泥很好吃哦,聖你還真是賢慧啊......」

「誰問你這個啊────!!!」

「咦......?」

「龍也,如果我不問,你就不打算說了嗎?」

田中聖環抱胸前,用任誰見了都會發抖的眼神盯著上田龍也。

「那個人是誰?」

「......」上田龍也抿著唇,對田中聖勉強一笑,「我可以不說嗎?」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他現在不知道該叫那個人什麼名字了......就當作他們從未見過面吧,假如那個人認為這是他欠他的,那麼,該償還的他已經付清,從此兩不相欠了吧?

田中聖不再問,靜靜坐在一旁,看著龍也半清醒半發愣,機械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勺著蘋果泥吃。

上田龍也這男人有心,卻絕情。

雖然他對戀人很包容,但只要雙方脫離了戀人關係,劃線為界就會表現得十分明顯。

不管他們曾經有過多麼激烈的性愛,分手後,上田龍也都會像沒發生過任何事般,處理得乾乾淨淨。

他們還是朋友嗎?

是的。

不過,上田龍也會把一切抹滅掉,像是沒發生過似地......誰也別想再跨過那一條線。

聖輕輕一笑,摸上龍也的頭。

「這樣很痛吧......傻瓜......」





不成眠的夜裡,秒針移動的聲音特別清晰,一聲一聲刻入耳膜,無法停止的磨人。

一本快散頁的繪本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曾經鮮明的色彩已斑駁,一點一點泛黃,如同太過遙遠的記憶,慢慢被侵蝕......逐漸在消失......

及川宗佑也躺在地板上,稀落的月光掠過幽黑的眼眸。

什麼時候他會消失呢?

什麼時候......

他才會毀滅呢?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