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3 FRIEND?(上)



自由業的唯一好處,就是不用擔心必須頂個黑眼圈去上班嚇人。



看著鏡中的自己,我伸手輕輕壓按眼下的黑影,再用力擠擠浮腫的臉,我是很少照鏡的,照了鏡也多半不理,記得小時候最後一次看鏡子的時候,還有遺傳母親清秀的模樣,現在倒是…折損不少了。



唉……自找的,這就是每晚熬夜的慘色。



我看著鏡子,扮了個鬼臉。



輕快的樂音忽地響起,驚得我回過神來。



記得隔壁房間的格局跟我這裡是相對的吧。



那麼也就是說,我的鏡子背面就是隔壁房間的男生的鏡子?



我瞥了一眼手錶。凌晨四點。



隔壁房間的男生在附近的便利商店上早班,是該起床準備了。



不過,心情似乎特別愉快?還哼著歌呢,但不是我聽慣了的那首。



隔壁房間的男生最近都沒在彈奏那首歌。



自從那一個男孩強行住入他的房間之後,就再也沒聽到了。



為什麼呢?



對已經習慣將那首歌當睡前催眠曲的我來說,這幾天根本沒辦法入睡。



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個男孩時常不明的笑聲,以及貓叫。偶爾,還會傳來隔壁房間的男生可憐的哈啾聲(因為過敏)。



那一個男孩的名字叫上田龍也,在日本大約佔有四分之一人口,可是,一當隔壁房間的男生喊著這個名字時,普通的名字就變得不再普通。



「上田」,是隔壁房間的男生對那男孩的日常稱呼。
想親吻的時候,是「龍也」。
「上田龍也」之後,會接著一長串嘴硬心軟的碎碎唸。
偶爾氣急敗壞又拿對方沒轍的時候會大喊「你這個笨蛋」或「你白癡啊」。




只有在極少數、極少數的時候,隔壁房間的男生會用「龍…」作為開頭,語氣有些惱,又帶點拿對方沒轍的溺愛,然後另外一個男孩就會反覆喊著「亮」,那聲音,溫暖得很可口,宛如軟綿綿的糖,後面接著令人臉紅的喘息……




「亮……早安……」




悶悶的聲音透過薄牆,我彷彿可以看見那男孩揉著眼睛,一副還很想睡的走近隔壁房間的男生。




「龍也…」




如上述,應該是先親吻一下之後,隔壁房間的男生再問:「怎麼不再多睡一會兒?」




「唔…今天想跟亮一起吃早餐……」




「你啊……起不來就別勉強了,啊、小心,那邊是門──」





悶悶的一聲碰撞,「嗚……亮……你家的廁所不歡迎我!」





「……你這個小笨蛋……讓我看看撞到哪裡了?」








(待續)
我決定要多吃糖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