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個人愛的方式都不一樣。但其實,愛情和友情都不外乎「義氣」這兩字。


錦上、微赤龜(?)





── 一開始,誰不是靠想像,想愛情的模樣。
赤西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懂了,懂了亮的選擇不隱藏,或許,只是再也不能隱藏。 愛,已無法掌控。





最近好像很少受到斥責了?仁邊跟和也復習著舞步,邊想著。以前總覺得這樣的排練很無聊,所以向來是隨便敷衍了事。


和也揚起細眉,淡笑讚許,「仁認真起來也是可以做得很好,不是嗎?」


「嗯?啊~啊。。。因為是從Tackey手中接下DBS的嘛,不想讓這招牌給砸了。」嗯,能說出這樣子的話來的自己似乎成長不少呢。


「你終於長大了啊(笑)。」和也微側過頭,看向呆在一旁的龍也,忍不住嘆氣,「話說回來,你覺不覺得龍也最近怪怪的啊?剛才排舞的時候被老師盯得好慘喔。」


「唔、唔。。。有嗎?」


「而且你看,淳已經在他旁邊說了兩個小時多的冷笑話,龍也都還沒有對他飽以老拳,這還不夠怪嗎?」和也頗為擔憂地說。


「欸,大概、可能、也許是想睡了吧,龍也常常這樣放空不是?」


「有點不太一樣,龍也如果想睡或是在發呆,眼睛會大大的放空,可是他現在的眼睛微微瞇著,應該是在想事情,似乎。。。似乎在為愛情所煩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啊哈哈~是小龜想太多了啦。。。」


「。。。很可疑喔。」


對於仁的欲蓋彌彰,和也瞇細了眼睛,「仁,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為、為、為什麼團內年紀最小的和也會這麼敏銳啊?!仁後退了一步,對和也緩緩逼近有些招架不住。嗚啊、不行,他不能說出來!絕對不能!


可是。。。嗚~這樣的小龜好可怕喔!誰來救救他啊~


仁不抱任何期望的瞥向上田,沒想到那原本看著前方出神的人兒突然有了反應。


「錦戶。。。」


「錦戶君/小亮?!」


幾乎是同時,龜梨和赤西轉頭看見了站在樂屋門口的錦戶。亮沉靜地看著上田和田口,彷彿在隱忍什麼似的緊了緊拳頭,望了一會兒,他才發現站在門邊的仁和龜梨。


「啊,」那些複雜的表情頓時無影無蹤,他對仁招了招手,「正巧,仁你現在應該也沒事了,一起去吃飯吧。」


仁眨了眨眼睛,一股莫名的鼓譟油然心生。什麼正巧啊。。。分明是來找龍也的吧──突然間,仁衝動地奔去拉起龍也,不分由說地。


「那、小上也跟我們一起去吃吧!小亮請客。」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受不了小亮那一副已經被拋棄的可魯模樣吶。







(待續)

全站熱搜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