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拖得有點久的賀文。(汗)



──就好像在看電影還是連續劇,隱隱約約一直在憧憬的畫面…無論是相互凝望的視線也好,親吻也好,看著一點都不覺得討厭,那兩人在一起一點都不覺得勉強。
真令人羨妒呐。
 
 


仁很快就後悔了。擅自把龍也帶出場(?)強迫亮請客之後,他隨時可以感受到身旁有股殺人於無形的強烈目光投射過來。
 
現在,他們正在一間老舊不起眼又有點窄的小店裡吃大阪燒,據說老闆是正統大阪人,所用的食材都十分講究,因此店舖小歸小但還是頗負盛名。
 
只是,假如想『約會』的話,選在這種地方的確有點…赤西感受到坐在對面的亮的眼睛正以大約十五度的仰角看著他,喔、不,是狠狠瞪他。唉,從兩人變成三人的預算不夠,也不能怪在他頭上嘛。
 
「不許給我抱怨。」亮搶先在帶他們進到店裡說了這句話,害仁只好硬生生地將「咦~亮好小氣,請客竟然是請大阪燒啊…」給吞回肚子裡。其實他是無所謂啦,不過嬌生慣養的龍也心底會怎麼想呢?仁偷覷左手邊一眼,只見龍也微微低著頭,一副對眼前的胡椒罐很感興趣似地死盯著看。
 
「這家店是窄了點,可是東西很好吃。」
 
亮用生硬的口氣說著,彷彿像在解釋什麼,但眼睛並沒有看著任何人。由於亮是突然出聲的,仁當下愣住不知道該不該回話,就聽到身旁的龍也輕輕「嗯」地應了一聲。
 
「很好吃的樣子…」
 
即使當時店內人聲鼎沸非常吵雜,然而,亮還是聽到了那細微的回應,肩膀有點像是被嚇到似的晃動,怔怔對上龍也的視線,過了一會兒,他才露出一抹難得馴良的微笑,「那是當然。」接著便很認真地把材料放入麵糊一起攪拌,之後,再將適量的麵糊倒在鐵板上,做出三個漂亮的圓。
 
那笑容給了仁很強烈的衝擊。亮很少會在別人面前露出毫無防備的一面,除了很要好的山P跟仁之外,其他人幾乎都無法越雷池一步……如今,龍也將會變成他特別重要的人了嗎?因為喜歡?
 
「可以讓我來翻面嗎?」
 
OK,你用兩個鏟子試看看。」
 
「像這樣子?」
 
「對對對…」
 
大阪燒還真是神奇,可以讓這兩個原本彆扭的人自然地交談。可是、好奇怪喔。仁撫上胸口,覺得有一種很異樣的情緒在發酵。
 
他到底在意的是什麼?亮和龍也兩個人對他來說,各有所不同的意義存在…人的一生中總有格外在意的對象或物品。然而,關於亮喜歡龍也,這個事實給他的打擊不小,而且竟然比他有可能會失戀的打擊還要來得大。看來,他真的很喜歡他們兩個吧…所以,不僅僅是喜歡的人被搶走了,還有好朋友也被搶走了的感覺……
 
就在仁努力思考著這項在他人生當中頗為複雜的問題的同時,三份香噴噴的大阪燒完成。
 
「嘿!仁,這塊給你。」龍也微微挨過來,水亮的大眼睛眨呀眨:「剛才錦戶教我怎麼切分喔,不過好像有點失敗。」
 
「喔,嗯、謝啦。」
 
仁回神過來,看著盤內的大阪燒。嗯,是切得有點不太均勻,旁邊的食材都散掉了。但當仁微抬起頭,見到亮張著嘴瞪著龍也,一臉『那我的份呢』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拙樣,忍不住笑開懷得低頭迅速地將美味掃進肚裡。
 
亮啊亮、你這樣很吃虧的呐,既然有說出喜歡的勇氣,怎麼就沒有追根究底的決心呢?就連我都看出來龍也的答案了,偏偏你就那麼死腦筋地定要聽到正面回覆才敢繼續採取行動…老實說,你也很遲鈍吧。笨蛋。
 
仁在埋頭苦吃之際,也順便將以上內容傳訊到亮的手機。亮先側了一道狐疑的目光過來,再看完訊息之後,立刻很兇、很兇地瞪住仁。
 
「因為在我告白完之後,這傢伙一直沒反應啊!」
 
當下亮拍桌站起,驚動四周客人,仁暗叫不妙趕緊將亮按回座位上。幸好這時候店舖裡的客人都是些上班族,沒有被認出的可能。
 
而被亮指為「這傢伙」的龍也撐起下巴,皺著眉頭看亮。
 
「我沒反應?」
 
「對,你什麼反應都沒有。」
 
「……我有啊。」
 
「哪有,你那時候根本就在發呆。」
 
龍也噘起嘴看亮一眼,別過頭。
 
「你,真是蠢斃了。」
 
「什麼──」不想輕易惡言相向的亮緊咬住唇,就旁人來看那叫咬牙切齒。
 
「如果不喜歡…」
 
龍也沉柔的嗓音此刻聽來特別醺人,亮咻地一聲臉紅。
 
 
 
 
『如果不喜歡…你發燒的那天,我才不會冒著會被傳染的危險讓你死命抱著呢。』
 
 
 
 
他真的是很喜歡他們兩個啊,所以,那是最後一次把亮當作情敵看待。仁原本是這麼想。但…
 
嘖、還是應該揍他一拳才對。
 
當仁受不了那兩人開始明目張膽地在樂屋裡卿卿我我之後,他這麼對龜梨說,聽完後,龜梨揚起一抹男孩子氣的漂亮笑容:
 
「在未來的某個時候,仁應該也能體會到吧?戀愛啊…」
 
那時候,仁還沒察覺出的心意……有點複雜,但又很單純……

只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全站熱搜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