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有UK,怕雷者請勿入,謝謝~




《漆黑、十五夜》麻生遙斗篇 (中)

匆匆的吻 令我瘋狂
我願與一切為敵 虛偽的愛 Ah~

──────月夜ノ物語 詞曲:堂本光一




那一天下午,上田龍也的心情變得很差。失去平日的沉著穩重,做起事來毛毛躁躁,甚至還把在例行巡房時犯了一點小差錯的戶塚學弟給罵哭。事後想到自己很明顯是在遷怒,上田龍也忍不住嘆口氣。

他太過在意了。

對於當時麻生遙斗向他們自稱是「及川宗佑」這件事情。

說不上來該是怎樣的心情,上田龍也就是很難接受...雖說他和山下當時也是用假名,本身並沒有資格去計較這種小事。但只要想到自己曾在情慾高漲時候喊過那個名字,而那竟然是一個假名,心中便感到氣憤難耐,逞慾之時隱隱含有征服勝利的火花,瞬間熄滅的如此荒繆可笑。

他被騙了!他竟然被看起來一臉毫無心機的傢伙給欺騙了!

上田龍也站在夕陽斜照的病棟頂樓,心底暗暗咒罵著,忍不住拆開了一包新淡菸,企圖利用胸腔的劇烈吞吐驅走部分不快。

等山下智久出現時,他手上已經是最後一根菸。

「你找我?」

山下智久一手悠閒地插在口袋,緩緩朝他走來,將微微上揚的鳳眼挑起,「怎麼了?心情很差?」他所認識的上田龍也一向節制,從不酗煙,然而,此刻他的腳邊有一大堆的煙屍(汗)。

上田龍也瞪了山下一眼,「上次你居然丟下我一個人,這筆帳我還沒跟你算呢。」

半點歉意也無的山下智久一臉無畏,聳了聳肩。

「那天做完半夜兩點,醫院CALL我值早班,只好先離開,我還有把你叫醒問該怎麼辦,是你自己說沒問題、你會想辦法的呀,而且,旅館的錢我有先付清啦。」

自己有說過那種話嗎?上田龍也一點印象也沒有,那天晚上似乎有些片段怎樣也想不起來,奇怪,明明喝醉酒的人又不是他......

「對了,後來你們怎麼樣?」山下智久好奇的問。

「又能怎樣?我丟下錢,就馬上走人啦!」

「喔~~~」刻意拉長了尾音,山下智久露出了挺討人厭的壞笑,「我還以為你會想辦法說服他。」

「......說服他?」

上田龍也微偏著頭,滿臉疑惑,「我要對一個只打算發生一夜情的人說服什麼?」

山下智久笑看著上田龍也,神情曖昧。

「是唷,不知道是誰一整個晚上都抱著那個人不肯放,他想要推開你,你反而抱得更緊,最後他終於放棄抵抗了,你就那樣抱著他睡著了,把我丟在一邊,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耶,唉唉~還真是令人傷心啊~」

上田龍也張著嘴,愕然不已。

什...什麼?他真的有做出這種事情來嗎......?他不記得了。

上田龍也頓時茫然。事實上,他究竟記住了什麼?

「嘛、我看得出來你挺喜歡他的,還以為你會說服他當你的下一個情人呢。」

劫走上田龍也手上的那根菸,山下智久順手輕輕撫過他的臉。

「...我哪有喜歡他!」

回神過來,上田龍也皺著眉駁斥。沒有。他才沒有。

山下智久不以為然地笑著,吸了一口煙,遙望夕陽逐漸隱沒的紫紅天空。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

即使同在一間醫院工作,兩人平時很少會像這樣私下交談、碰面。山下是不覺得有必要避嫌,但上田對這方面還蠻嚴謹的。

沉默片刻,好一會兒上田龍也才吶吶開口,神情有些古怪。

「......腦神經內科來了一位新人,你知道嗎?」

「哦,這我有聽說,好像叫做麻生遙斗吧...怎麼了?你認識他啊?」

「智久,麻生遙斗應該就是『及川宗祐』。」上田龍也強調。

「哈啊?」

「今天上午水野前輩帶他認識環境,我們剛好遇到...」上田龍也將來龍去脈告訴山下智久。

聽完之後,山下智久想了想,說:「會不會只是長得像?」

「哼,連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樣嗎?」

上田龍也隱怒的提高聲音,眼神卻是含嗔帶媚,山下智久不禁莞爾。還說不喜歡人家?明明就連『痣的位置』都記住了。

「你要我去確認他們是不是同一個人嗎?」

嗯...上田龍也習慣性地抿了抿唇,「你是腦外科的,就近打聽一下吧。」

「龍也,假如說他們真是同一個人好了,你又有什麼打算?」

山下智久攤手,一臉準備看好戲的模樣。

靜默了好一會兒,上田龍也把眼光調開,望向天空,語氣漠然地說道:

「沒什麼打算呀,他如果想繼續裝作不認識,那就當我們從沒見過面吧。」

對,就是這樣。

坦若對方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他上田龍也一樣辦得到!

強烈的不甘包圍住上田龍也,只是,那到底是份怎樣的感覺?他也迷惑。卻不肯去細想。




回到住處,上田龍也剛出電梯,就看見只穿著T恤微微發抖的和也等在門口。

一個禮拜沒有聯絡了,現在見到這個小情人,上田龍也倒是沒了當初的憤怒不平。

「怎麼不多穿件外套?你身體一向不好,小心感冒。」

龜梨和也悽惶地注視上田龍也遞過來的西裝外套,默默地,像在點頭,又像搖頭,咬緊了下唇。

「龍也,你還在生我的氣嗎?那天...之後,你一直都沒跟我聯絡,我打電話給你也不接,本來我不想跑來打擾你,可是,還是想來見見你,龍也,對不起──」細長的水眸迷迷濛濛,精緻小臉含著怯弱的哀求,模樣是如此惹人憐愛。

「這不是和也的錯啊。」上田龍也狀似輕鬆地笑了笑,「我的工作一直很忙,所以和也你很寂寞吧,會跑去找別人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這其實是我的錯。」

聞言,龜梨和也微愕,有些不對勁,卻說不上是哪兒,他小心翼翼地問:

「龍也,你真的沒有生氣嗎?」

「我不覺得有什麼好氣的。」

上田龍也的臉上仍掛著笑,眸中卻流露一股陌生的冷冽:

「對一個感情不忠的人,沒有必要費心生他的氣。」

龜梨和也睜大了雙眼看他,忙不迭地搖晃著頭,有些顫聲:「不是的、龍也,不是你所想的那樣!」他心慌地扯住上田龍也的手袖,「那天晚上我只是太寂寞了、不想一個人過夜,所以才會答應仁...因為、因為龍也你總是對我若即若離,好像只是喜歡我的身體,根本就不是真心愛我,雖然你會買很多昂貴的東西送我,可是我真正想要的你卻不曾給過我啊!」

────還真敢說!過去還不是開開心心地收下了那些東西?!現在卻指責他沒有付出真心,這是怎樣?!

上田龍也不耐煩的撫著額,「和也,夠了,既然這樣,我們分手吧。」

「什麼?不要,我不要分手!」龜梨和也委委泣訴:「龍也,我就知道,你一定還在生我的氣,對不起,我不會再跟別人做了...我不要分手......我不想跟你分手......」

他停住,用手掌捂住臉,窄小的肩膀不停抽搐著,極力想忍住哭泣,短髮凌亂的披在臉上。

那份無助任人見了都會心軟,上田龍也咬住下唇,感到有些疲憊。既然不希望分手,現在又這樣悲傷的哭泣,當初就不要背叛他啊...

他的心軟了,望著和也,表現今夜第一次的溫柔:

「現在很晚了,你住下來吧,我們明天再好好談一談。」

龜梨和也抬起頭,微喘地瞅著他,遲疑的點點頭。

然而,就在上田龍也開門讓他進去,轉身正要鎖門之際,和也從背後緊緊環住他的腰身貼上。

「龍也,我真的知道錯了,今天晚上...隨便你怎麼懲罰我都可以......」

這是極具魅惑的邀請。

上田龍也沒有拒絕,將龜梨和也壓上冷硬的牆時,姣好的眉卻不自覺地聚攏了。

極不願意承認。

在那一瞬間,腦海深處掠過了另一個纖瘦身影。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