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灰濛的天空看起來像累積了許多不滿,化成磅礡大雨宣洩。

又濕又冷...

他很不喜歡。

及川宗佑站在房間中央,心不在焉地望著窗外。續續不斷的雨聲帶來了另一種與世隔絕的寧靜。也許令人感到孤獨、寂寞,不過這裡是安全的。

至少,對現在的他而言是。

背後的腳步在地毯前徐徐停住,及川宗佑轉過身,端正恭謹的問候:

「別來無恙,剛醫生。」

堂本剛輕輕點頭。

「我不確定該不該這樣說──但、很高興能再見到你,孩子。」

低下頭,及川宗佑嘴角揚起略微諷刺的笑容,「只有您這麼說,剛醫師,其他人恐怕不樂於見到。」

「包括你自己,是嗎?宗佑......」

堂本剛無聲地嘆了口氣,「你必須明白,排拒自己只會讓事情更複雜,這對雙重人格的心理治療並沒有幫助。」

「我知道。」

「你確定?」

「沒有人需要及川宗佑......」及川宗佑頓住,又低聲的說:「也沒有人記得。」

堂本剛揚揚眉毛,露出不贊同的表情說道:「嘿,我就記得你啊。」

「不,這不一樣,因為,您是醫生而我是病人。」

「宗佑,」堂本剛搖搖頭,「孩子,你沒有生病,只是受的傷太重太痛了。」

急促地別過頭,及川宗佑用手往後撩了撩有些凌亂的黑髮,單薄的嘴唇緊抿成一條線。堂本剛溫和憐憫的視線凝視著及川宗佑,耐心等候那男孩極力散去隱在眼角一抹不甚明顯的暴戾。

許久,及川宗佑才放開緊繃的身軀,再度轉向堂本剛。

「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傷害我了,醫生,沒有人......」及川宗佑低聲說。

只是說到一半,便無奈地發覺他的語氣恍惚得其實是在說服自己。

「我們總會受傷的,孩子,傷口通常只分為兩種:可以用藥物治癒,和無法用藥物治療。」

堂本剛流利的轉身,緩緩走到書桌旁,拿起茶壺倒了兩杯飄出淡淡香氣的紅茶,接著端了一杯給及川宗佑,杯盤底靜靜躺著一顆桃子口味的軟糖。

「坐吧,跟我說說話,孩子,自從『麻生遙斗』出現之後,你就不曾再過來看我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