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白色情人節賀文





「嘶──好痛…」

當錦戶突地停下筷子,皺起眉頭,用手捂住右邊臉頰露出吃疼的表情,正在斟茶水的內注意到他的異狀,便關心地問。

「小亮,你的智齒又再痛了喔?」

「還、還好啦。」

錦戶連忙欲蓋彌彰地將手放下。

但內一看他瞇眼的程度就知道那有多痛。

「早就叫你去給牙醫看看嘛,把它拔掉不就一勞永逸了?」

錦戶僵了一下,旋即迅速地撇開臉。

「已經不痛了。」

「不行唷,小亮,不可以放著牙齒不管啦!」

「與其去看牙醫,不如放著讓它去痛算了。這點程度的對生活沒啥影響!」

雖然錦戶企圖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不過聲音聽起來卻有些僵硬和顫抖。

內暗暗歎了口氣。看來,眼前這個臭屁又毒舌的關西小流氓最大罩門大概就是『牙醫』了。

「拖得越久就會越痛喔。別擔心,我會介紹一位好牙醫給你的。」

「沒關係啦,不用麻煩,我真的不痛了。」有些動搖,可錦戶還是倔強地移開視線。

「對方可是個大美人唷。」

內手指挾著一張名片,看著錦戶,嘴角上揚地笑了笑。

面臨如此困難(?)的抉擇,隨著牙根逐漸攀升上來的疼痛感宣判大局已定。錦戶死死盯著內,最後一咬牙,悶悶的說。

「…幫我預約吧。」

可惡!

為啥牙痛的不是眼前這老愛吃甜點的傢伙?!


*****


內介紹的牙醫生意還真是好。

推開玻璃門,看見排隊候診的竟然有一堆人,不禁令錦戶咋舌。

由於比預約時間早到了十五分鐘,頓時閒得發荒的錦戶只好靠在牆上,無聊地環顧著平常根本不可能來的牙醫診所。

這間診所整體以白色為基調,門口整面透明落地玻璃牆引進光線,給人乾淨明亮的印象,櫃檯旁還有擺放L型的天藍色沙發供候診的病患休息,十分舒適,連一般醫院裡慣有的消毒水味在這裡也被一股淡淡的香味給取代了,感覺完全不一樣。假如他今天不是要來看牙齒,這兒還真是個挺令人放鬆心情的空間啊…

話說回來,這個上田醫生技術真的有這麼好嗎?

還是這些人只是衝著「大美人」而來?

錦戶忍不住在心中碎唸,腦子裡還胡亂想像起來。

俏麗的護士服向來是男人的極致幻想,至於醫生袍的話嘛,嗯……實在有待商榷呐,畢竟,醫袍代表一種權威,再美的人穿上去都會給人很正經又嚴肅的感覺吧?這樣子根本沒辦法讓人產生遐想嘛……

突然間,護士小姐語調清脆甜美的叫喚:

「請下一位、有預約的錦戶亮小弟弟進來~家長可以陪同看診喔~」

一句話猛然打斷錦戶的妄想。

Shit!內博貴,你是怎麼給我預約的?!







(待續)

全站熱搜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