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裝傻笑)



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異物侵入的感覺使錦戶驀然一震,毫無防備地哼了出來。

「忍耐...再張開一點......」

上田溫聲哄著,然而,錦戶早被痛楚紛亂了大半心神,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些什麼、什麼也不能想,帥氣的臉蒼白一片,閉上雙眼在逐漸粗重的喘息中,憑藉本能扭動身子掙扎。「啊...嗯......嗚......嗯嗯......」雙手在半空中拼命地想抓住什麼似的揮舞。

痛、好痛、好痛────強烈且尖銳的痠痲感、完完全全、不留餘地侵蝕到體內直達骨髓。該死的痛。

唉,第一次難免的......微嘆口氣,上田盡量按著錦戶上半身,耐心勸道:

「會害怕的話就張開眼睛,看得見我比較有安全感吧。」

「嗯......嗚......」

錦戶依言睜開濕漉漉的黑眸,對上另一雙深邃的黑瞳。即使背光的淡淡陰影遮去了表情,上田眼睛裡卻有著錦戶從來沒有見過的晶瑩,使他無端悸動......突然之間,一切彷彿逐漸緩慢下來,錦戶瞪大眼睛,無法作聲,因為發現那痠痛延續到最後,開始變成近乎麻木的感覺。

眨眼,錦戶驚覺自己居然習慣了那種刺痛感。

上田身上那股似有若無的香味彷彿沁入他的體內,連同此起彼伏的冷冽痠麻,在口腔內漸漸深入,再也揮之不去。

怎麼搞的?

他只不過是來補個牙而已啊。錦戶欲哭無淚的想。



結束牙床遭到如此徹底的侵犯(?)之後,錦戶鬆了一口氣,輕輕撫摸自己下顎內側,緩解痠疼。就算他老是被內取笑為裂嘴男,但要在不可抗力的情況下維持最大開度還是很累人的。

見狀,上田抵了抵鏡框,優美的唇邊泛起一抹淡笑,揶揄道:

「也不用一副被蹂躪的模樣吧?」

錦戶把頭一甩,撇了撇嘴道:「...你都是以欺負病患為樂嗎?」

「那倒未必。」上田看似愉快的聳聳肩,「只不過你的反應挺可愛的,fufufu~」

挖哩咧...這個蒙古大夫有著哪們子的醫德啊?!狠狠瞪了上田龍也一眼,錦戶亮暗暗發誓絕對、絕對不要再來這間診所了──雖然說,這傢伙技術不錯,補牙補得很漂亮。

「對了,錦戶先生,你下次想要預約什麼時間呢?」上田磁性的聲音聽起來像誘惑的歌聲。

「我...不......」

拒絕的話語卡在喉嚨,錦戶發覺自己對眼前的「大美人」竟說不出一句「不要」。混帳,再這樣下去,我這個大帥哥就要變成同性戀了,而且還是個被S的M方?!

想到這裡,錦戶不禁打個冷顫。不行,他要先下手為強(?)!!

「上田醫生...」

「嗯?」

「啊...嗚、好痛.......」忽然,錦戶捂住另一邊臉頰,伏下頭呻吟。

「怎麼了、讓我看看──」

終究是醫者之心,上田不疑有他的低頭湊近錦戶關心,也就那一瞬間,猛然抬起頭的錦戶迅速摘下上田的眼鏡,準確無誤地吻住他的唇。

好甜。

酥麻和酸癢在口腔中氾濫,帶給錦戶前所未有的感覺,太甜美了,雖然並不是第一次接吻,但跟男人的話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到底這份悸動和震撼是因為對象是個男的?還是因為這傢伙的生澀反應?錦戶偷偷瞇開一縫想看上田表情,只見上田睜大雙眸震驚地回望著自己,一眨也不眨,不同於方才精明能幹的模樣,那雙靈動燦燦的眼睛被迷惑了心神般,無以言喻的嬌美動人。

很好,扳回一城。

放過那雙令人捨不得的柔唇,錦戶輕聲在上田耳邊說:

「下次,我們在診所以外的地方見面吧,龍也。」

「什麼?」

錦戶的氣息溫潤地噴在耳內,癢癢的,上田的眼睛這才有反應的眨了兩下。

伸手碰碰上田的臉,錦戶微笑,沒有絲毫不確定。

「診療椅上你或許有控制權,但在床上可就不一定了,上‧田‧醫‧生。」

上田再度陷入重度失神。

錦戶賊兮兮地又偷吻了幾下,然後在預約表上寫上三月十四日及大大愛心。

事後回想當時,上田只能哭喪著臉,暗嘆他真是S錯人了。

大錯特錯(笑)。





-End.

全站熱搜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