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音由遠而近再遠,逐漸清晰,旋又飄忽不定,內博貴茫然地想,自己什麼時候睡了。

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啊?真好聽。

呵,《虛籟》這首曲子啊──

那孩子就坐在樹上,以掌托著臉,好奇地聽著他講述曲譜,沒有露出半分不耐煩的表情,知音難得,坐在樹下的他口沫橫飛著,彷彿欲將一生的迷戀,在那一瞬間,傾訴完全。

說著說著,他發覺自己的眼角有些濕了。

這可奇了,他當時明明很開心的。內博貴心想。

轉眼,他看到一名華麗女子。

想了一會,他認出她是經常帶著那孩子隨侍參拜的某家名門千金,她長得很美,如沾月光的眼淚更美,她捂住臉,哽咽地對他說:

「是我們害死了那孩子,他是因我們而死的……」

突然,眼前一切情景都扭曲了,女子也跟著變形消失,內博貴不斷地向前奔跑、追趕,心中有種急切惶恐的激動,似乎明白有些什麼事情來不及了。已經發生了。是什麼?

他在偌大的山林中狂奔著,一縷縷透明的晨光隨著輕風柔緩的移動,含霜凝結的紅葉也因這光而顯得幾乎透明,這情景比夢境更美。

糊成一片模糊的視野裡,他終於見到了。

那孩子就靜靜躺在那交錯的光線之下,靠著樹根,似乎與周圍的美景渾然一體。

內放慢了腳步,輕輕地走近。

他跪了下來,俯身看著他的臉。雪白稚嫩的臉龐帶著一些委屈的無辜。

雖然緊閉著眼,但他仍清楚那孩子不是睡著了,吐出的鮮血已經把胸前衣襟漫染浸濕。

不。

睜開眼睛。小慶,別躺在這裡。

我還想為你彈奏一曲《聲聲思》。

睜開眼吧。

求你。

「大人,用膳了。」

聽見細細的呼喚,内博貴倏地睜開了眼,握住慶一郎的手。

他輕輕唸出:「慶……」

氣息已然混亂,胸口一股腥甜湧上喉頭,他仍固執的要喊出聲。

「慶一郎,你是我的小慶。」

內沒有力氣控制虛弱的顫音,卻還在喊著,念著,一遍又一遍,如同他的琴音纏綿悠遠。

「小慶……小慶……」

聲音漸漸地、漸漸地低落,幾不能聞。

「大人!」

在慶一郎的驚呼聲中,內博貴自力強行突破咒術,便是咳出滿口鮮血,血絲從他唇邊慢慢流洩,艷麗異常的紅。

還不夠,肯定不夠──

這是我欠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