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同人文,內容與現實、個人、團體無關。
含有黑暗、虐心、激H(?!)。請慎入!!未滿十八歲請耐心等過生日!!!




《漆黑、十五夜》及川宗佑 篇 (六)




及川宗佑很慢、很慢地掐住上田龍也纖細的頸子,指甲刺進肌膚的痛楚讓上田龍也不禁皺起眉頭,緩緩加重的力道強烈得幾乎快讓上田龍也的皮膚滲出血。

上田龍也知道自己應該要逃。

但是他沒有。

他一動也不動地露出有些恍惚的神情,凝望及川宗佑那雙漆黑得好似十五夜沒有月亮的眼睛,深深的裡頭什麼都沒有,就只有自己的臉濃縮成一個小小的影子明晰地倒映在如此乾淨、純粹的黑之瞳。

及川宗佑眸底充滿他有生以來未曾見過、甚至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冷冽黑暗,直盯著自己的眼神宛如野獸般,彷彿隨時會撲上來將赤裸裸的撕裂他、吞噬他。

自幼在寵愛和保護下成長,上田龍也當然不懂,那究竟是如何造成的?

卻,被他深深吸引。

是了。

就是那雙眼睛……不停地糾纏著他。

為什麼自己會對他如此執著呢?突然間,上田龍也終於明白了。

他一直想再見那雙眼睛。而且強烈得無法忘記。

如此美麗的眼睛。

並非嬌豔的花朵或是漂亮的彩霞那種平常隨處可見的美麗,而是像小時候曾在動物頻道上看到過的、非常難得可貴一見的──只在荒野夜間狩獵,極具野性的黑暗之獸──受了傷卻依舊美麗的黑豹。

上田龍也不禁以指尖碰觸及川宗佑的左眼角。

那裡有一顆小小的痣。就連這點都讓上田龍也覺得他是如此惹人憐愛。

也許在首次跟及川宗佑邂逅的那天雨夜,他便不知不覺地對眼前的男人產生了連自己都尚未意識到深刻的愛慕之情。

迷失在他烏黑的瞳孔之中,環繞著豔麗的孔雀藍毒液。

上田龍也輕輕地在心底嘆息:

及川宗佑…

他不記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被拖上客廳的沙發,也不記得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被皮帶縛住的雙手高舉過頂,直到及川宗佑直接用手撕裂他的領口,他才回過神來。

他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隨後發生的事情。

一下子,粗暴的手已經將他下身的長褲整件扯下來,及川宗佑跨進他勻稱的大腿間,單腳站著用膝蓋頂住躺在沙發上的上田不讓他坐起來,開始解開自己的褲子,動作迅速且猛,接著,及川宗佑如同一頭黑豹似的伏在他身上,恣意的用唇舌鉅細靡遺、無一處放過地在他身上啃嚙著,像是正在品嚐獵物一般。

頸部、肩胛、胸膛、小腹……

被完全壓制的上田龍也微弱抵抗著,當及川宗佑的唇輕刷過他毫無遮掩的下腹,他阻止不了自己的硬挺,暴露在他面前。

在看見及川宗佑漆黑眼眸閃過一道利光的瞬間,上田龍也不禁發出喘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緩慢緩慢地俯下身,將自己逐一吞噬……

「啊……哈……不……不要……」

滑順帶點粗粒的舌頭彷彿具有生命一般,捲住敏感處變得相當滾燙,上田龍也難為情地移開視線,卻被及川宗佑不重不輕地咬了一下,微妙的痛感令他倒抽一口氣,纖細的腰不安地左右擺動,想要逃離又像要將自己送上般弓起,讓他克制不住地發出如小貓般撒嬌的嗚咽。

「唔……嗚……宗……宗佑……嗯啊…………」

目眩神迷間,及川宗佑用膝蓋撐開了他的雙腿。

「不要……住手……」當下體接觸到及川的赤裸時,上田龍也慌得手足無措。

然而,已經無法回頭了。

及川宗佑將上田龍也雙腿高高擒在肩上,用身體將他固定在這難堪的姿勢上,然後,將火燙的昂揚慢慢地旋進那無人碰觸過的幽口窄道,毫無阻礙地,狠狠撞入。

「啊啊──嗚……不、啊啊──」

掙扎的眼淚從眼角擴散。

那種尖銳刺痛遠比上田龍也的想像還要痛上好幾倍,體內深處就像被利器雜亂無章似的來回抽插,他一邊忍著想要大叫的衝動,一邊向後仰起身子咬緊牙關,泛紅的身體也不禁冒出冷汗,腦中變得一片空白。

「不要…停…停下……嗯……」

「啊……慢、慢一點……宗…宗佑……」

「太、太深…深了……嗯啊……」

上田龍也看著自己散亂快折斷的雙腿,迷亂的眼眸滾出淚珠。

「拜託…宗佑……到此為止…快住手……」

「啊、不要──嗯啊……求你……哈啊……我快死掉了……啊……」

他無法克制地喊著,也試圖推開他的胸膛好減輕身體的痛楚。

儘管如此,人類的身體還是非常奇妙,會逐漸習慣疼痛的感覺。

隨著及川宗佑越動越劇,上田龍也的喘息也更加急遽,空氣中不斷地交織著汗水味。在朦朧的意識當中,越痛苦越情願淪陷,沉溺在歡愉和後悔,竟有另一番頹廢的絕美。

狂野的律動不停地在加快…。

上田龍也勉強撐住最後一絲清醒,視線定在及川宗佑的臉上。

「喊我,宗佑。宗佑…喊我……喊我的名字……請……」

他的聲音微微顫抖地哀求,低沉中帶著一股柔媚的嗓音,別有一番楚楚動人的韻味。

及川渾然忘我地沉浸在身體連結的甜美激情,用空洞的眼神盯著上田,上田也迷濛的望著他,眸底噙著淚。

「龍也……」

及川宗佑順從地喊了聲,忽然孩子氣的笑了起來,火熱的慾望惡劣地激烈突擊,承受不住的上田龍也伴隨著淫叫聲的射出,在他強烈緊縮的密穴壓迫下,及川滿意的輕嘆,還抽蓄著的分身在上田的體內釋放灼燙熱液。

極具實質力量般的衝擊險些沒讓上田龍也昏了過去,感覺那滿溢而出的流體,正緩慢地從大腿縫間滴落。

上田龍也覺得自己像剛剛死過一次。

他勉強支起身,想看仔細及川宗佑臉上的淺笑。

可是,及川宗佑的笑容卻在下一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沒有止盡的森冷。

「……上田龍也,這樣還不夠。」

及川宗佑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那天晚上,不止這樣。」

他的話令上田龍也怔忡了。也驚醒了。

及川宗佑居高臨下的嘴角微微一動,慵懶地解開襯衫的鈕釦。

方纔,他並未脫去上衣。

而此刻的他,如同初嚐到了血腥的獸,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接下來……

上田龍也不清楚兩人的軀體究竟重疊多少次,只記得及川宗祐獸性地要了一次又一次。

期間夾雜斷斷續續的哭喊和喘息聲,混合著曖昧跟心碎…。

在昏去之前,上田龍也的臉上早已爬滿淚水。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