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耶 (汗)
第六夜寫得比我預計還要長@@
看來有H部分的要延到下卷了......= =
吼~為什麼明天我沒有放假啦~~~
[在公司裡寫文很怕耶!]

PS.對all上不能接受的 請慎入 謝謝...|||








呃......既然妳都點進來了...






那就請慢慢服用吧(?)








第六夜、 


願在衣而為領,願在裳而為帶。


────他親眼目睹過那樣的生離死別。 



龍也正式成為色子的那天,買下他初夜的恩客,帶來一隻漂亮的歌鴝註五贈他,疼愛地捧起他的手,笑嘻嘻地討好: 

「喜不喜歡?同你一樣呢,輕盈又靈巧。」 

龍也清澈的雙眼睜得大大,對恩客笑了笑。然後,目光流轉移向那隻秋楓色的小東西。

鳥兒的歌聲婉轉悅耳,羽彩鮮豔,嬌小可愛的模樣著實惹人疼愛,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瞪著龍也瞧,在精緻的木絲籠裡跳上跳下地絲毫不怕人,似乎伸手呼之欲來。 

────送籠中之鳥籠中之人。 

可真諷刺。

恩客從背後撲上來,緊攫住他。

龍也輕閉上眼。

頻頻落下的吻,是紊亂的,不溫柔的,只顧向他無恥地索求。 

很疼。

但,身為男妓的他,不能掙扎,不能喊停。於是,他順從地咬牙忍受,癱軟身子,委在恩客懷中,用以慵懶的淺淺呻吟迎合著抽刺動作。

恍惚中,他幻想著,自己與鳥兒一同掙開了籠門,朝無邊的天際自由地飛去。

自由地。 



「────龍...」

嗯......

「────龍......」

誰......小內嗎?......

「龍也!」

被強而有力的手臂搖晃著醒來,龍也昏昏沉沉睜開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漂亮但抑鬱的黑眸。

有些疑惑地凝望對方擔憂的神情,龍也失神片刻,才發覺自己臉上濕濡一片。

啊......他哭了嗎......

不只如此。

全身亦爬滿了冷汗。

幾綹黑髮也被浸濕,無力糾結地垂貼在頰際。

「...恕在下失禮,因為您似乎很痛苦,才決定叫醒您。」

亮輕輕放開手,安分守己地端坐在側。

龍也虛弱地笑一笑,「我沒事,只是做了惡夢......」

很久以前的.......

「小內呢?」

「是,清晨便被其他孩子招呼去用早膳了。」

「我睡晚了。」龍也頓一下,歉然地笑,「你該不會一直在等我吧?」

瞥見亮一副危襟正坐的模樣,龍也不禁莞爾。

「其實你不必如此拘謹......」

亮露出迷惑的神情。

「但您現在是在下的主子......」

「你別這麼喊我,我會翻臉的。」

龍也輕蹙起眉,略微激動地說道:

「我不是你的主子,從來就不是,也不認為身為堂堂一個人需要有什麼主子,在藤香舍裡,你當我只是個管事的人便罷,留在這兒,自己的事就得自己做主、自己扛,遇到真不能解決的麻煩,再端出我的名號來、說是我的人!清楚了?」

亮愣了愣,抬起的烏黑瞳眸溢滿詫異,與甚許的了然。

在吉原,娼妓們都是籠中之鳥。沒有主人的餵食,是會死的。

但龍也,他不依。

至少,在他的藤香舍裡,不容許這樣的命運折磨。他終於能夠自立門戶的那年,二話不說地接手這裡,將所有陋習煥然一新,甚至親自挑選客人,設立許多規矩。這全是為了保護和他不得不走上同一條路的孩子們。

花錢買他們過夜的,只是客人,不是主宰。

他們因貧窮而賣身,但沒必要連心都出賣──

再度淌淚的龍也撫上額頭,低垂著眼淡道。

「抱歉...我是在遷怒於你......」

太久了......他太久沒做那個夢了......才會傷得他如此措手不及......

亮望著龍也掩面啜泣,一時之間,心底隱隱抽痛著,湧出說不上來的疼惜,卻在這種時候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真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片刻,亮才伸出手放到龍也的頭上,遲緩且僵硬,然後彷彿是不知道怎麼拿捏力道般開始撫摸了起來。

「別哭......在下從未喚過其他人為主子,說真的也不太習慣,以後在下就跟著小內一樣喊你龍也吧...這樣好嗎?別哭了......」

亮的笨拙舉動,讓龍也止住了淚。

還泛著水光的雙眸隨著他絞盡腦汁的勸慰言詞而微微閃動。

這孩子......以前又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他以前的主子,待他好嗎?

唉,待他好的話......又怎會任由他差點死在街頭呢......

龍也望進那雙年輕卻歷經滄桑的黑瞳裡,想問卻又覺好像有什麼東西梗在喉中一般的啞然。

他們的內心,皆有無數傷疤。

也許意義不同。

卻同樣傷痕累累。

思及此,龍也秀麗的臉上已不復見哀淒之色,水漾瞳眸瞅著亮那張認真的俊秀臉龐,啟唇微笑:

「你也別老自稱在下,怪彆扭的。」

「在......我盡量......」亮神色複雜地更改過來。

「還有啊!」

「是?」

「請你別再揉亂我的頭髮了,這樣很難梳理。」

「......失禮了。」

亮微微一僵,將生澀的手收回。

見他氣悶,龍也低首偷笑。

「亮,待我梳洗一番,在一塊去用膳吧,該是帶你跟大夥兒認識、認識了。」

「是。」



藤香舍取其名,即在於在中央庭院所搭架的古雅多姿的藤棚。

春末迎夏之際,紫藤遲遲燦開。

一串串淡紫色花兒成串垂下,如成群小蝴蝶翩然而降,甚是優美,又似串串風鈴隨風搖曳,輕逸香氣。律動的身影和無限生命力的枝芽,匍伏著牆而散發出的活力,使周圍冷硬的牆柔和了起來,見著的人心也隨之軟化了下來。

穿梭在優美的花形之中,映襯出這裡的姿秀少年更為嫵媚動人。

伴隨甘甜的花香惹上心頭,形成了彷若名叫愛戀的情愫氛圍。

入夜點燈。

這裡的一切,皆虛幻如夢。

卻,美不勝收。



龍也踩著悠悠的步子走到藤棚下,烏亮的秀髮隨意梳攏後,用黃桃木梳挽了髮髻,微微露出紅色和服領下一截雪白頸子,煞是風情萬種。

亮跟在他身後,敏銳感到投向自己的視線,遂立刻將目光移向那廂,往他的方向看的色子們,忙不迭地別過頭,發出嬌俏的嬉笑聲。

他這才察覺到,四周的視線全都投注在他和龍也身上。

他們嗤嗤地笑著,交頭接耳地談論。

「看,就是那個人......」

「怪不得啊......」

「真的耶,看起來好危險喔~」

「唉唷、這樣才刺激啊!」

那些言語令亮莫名萬分,攥緊了眉。

原本走在前頭的龍也悄悄回眸,與他低語。

「亮,別在意,他們只是誤會你和我相好。」

「咦?」

「畢竟你這五天都睡在我房裡...」

「可是我們...」

「對,我們什麼也沒做,但你可知我為何不作解釋?」

龍也凝眉輕笑,輕描淡寫地說道:

「這樣正好,省得他們個個晚上都想爬進我的房。」

「.......?!」

聞言,亮先是不解,側目凝望龍也那張絕麗容顏,旋即恍然大悟。

儘管這些孩子們全是色子,又長得纖細漂亮像女孩子似的,但他們仍和正常男人一樣有慾望,自然也會想在身邊尋求慰藉,而在讓龍也帶著大致上繞了一圈藤香舍之後,亮也看出了這裏的少年,大多數皆對龍也抱持著愛慕之心。

亮不自覺黯下眼眸。

「那龍也你跟他們有──」

「龍也,打擾一下。」

一道溫和有禮的聲音截斷了亮的話。

龍也柔笑地轉過頭去。

「淳之,什麼事?」



(待續)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註五、文中的【歌鴝】形象,我依以下網站的介紹去寫的 ^_^ 是很可愛的小鳥兒唷~
http://blog.xuite.net/cl.hai5231/bird/14205571
這個網站裡面也還有很多可愛漂亮的鳥~大家可以去欣賞一下~
在此也提醒大家,賞鳥,不要傷鳥喔~~請適度的保持良好關係吧 (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