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眉頭深鎖地坐在搖晃的牛車上,回想著剛才和皇上的對話。

其實,解咒本身並不困難,如今他比較擔憂的是,背後的施咒者究竟意欲為何?

坦若內博貴只是名普通的宮廷樂師也就罷了,偏偏他是由權大納言引薦入宮的特殊身份之人,現下左右大臣又都牽扯進來了,唉,惹上位重權重的傢伙,事情通常都會變得很棘手。

那個『賭約』看來似乎沒那麼簡單……

「錦戶大人,是要先去左大臣家?還是右大臣家?」車外的隨從輕聲問道。

「先去左大臣家吧。」

這樣下令後,亮不由自主地按住額頭,發出深深的嘆息。

話說回來……右大臣那邊的才十三歲、十三歲耶!……真是的,有這麼當爹的嗎?!就算再怎麼想攀親皇室權勢也不該犧牲那麼小的孩子!

雖說依龍也親王的個性,迎娶年幼妻子確實會讓他省心些,說不定那傢伙還會興致勃勃的執行光源式計畫……像是自言自語般的低語著,亮閉上眼抿起薄唇,往後倚靠在一隻趴臥在旁的白虎身上。

「很累?」

低沉而溫和的獸鳴在耳畔迴響,亮微微掀開眼簾,纖長睫毛上下交錯著在眼窩處形成淡淡的陰影。

「侯隆,要麻煩你了,我休息一會兒。」

白虎吊高虎眼佯裝氣憤狀,「還跟我客氣麼?!」隨後,舉起豐厚肥軟的虎掌覆上亮的臉,「睡吧。」

虎掌下,亮輕揚嘴角,扯出一個淡薄到快消失不見的笑容。





回到錦戶中將的宅邸之中,內博貴正盤膝而坐在巨大楓樹的陰影下,以一臉若有所思的神情,眺望著紅葉佈滿庭院的絢麗之姿。

今日可是萬里無雲的碧藍晴空呢,您要不要曬曬太陽?很舒服的喔。

慶一郎臉上漾著靦腆笑容,對他如此親切的說。

於是,他就坐在這兒了。

內博貴噙著一抹淡定的笑,後背倚著樹,享受微風輕拂臉頰的溫涼,和煦的陽光確實令他舒緩了心神,狹長的漂亮眼眸凝駐在那位名叫慶一郎的男子身上。只見他忙進忙出地搬來了茶爐、茶具、茶點心,一一仔細備妥後,用漂亮的手勢優雅地將香郁且昂貴的茶注入茶杯。

輕柔的風,夾著些許茶香飄入鼻端,令人神怡。

幾片紅葉迎風飛舞,以絕美的姿態飄落。

太似夢境中的情景,內博貴垂目尋思片刻,清俊的五官微微透出幾絲不安。

白皙的臉蛋、深邃的眼眸、動人的笑容,這一切的一切都曾經納為己有的時光──已經悄然逝去。到底眼前的他是真實存在,還是只是因太過想念所產生的幻覺?

「大人,您請用。」

慶一郎溫暖的聲音悠悠傳來,內博貴回眸望向他,報以微笑地接下香茗,挪到唇邊輕抿一口,落喉溫潤甘醇。

嗯,是好茶。

天真爛漫的慶一郎盯著天雨,眸底不自覺地露出一絲好奇。

「那琵琶的聲音一定很好聽吧?主人會那麼慎重地吩咐我要小心保管,等您一醒來就交付於您,它肯定是件名物吧。」

聞言,內博貴眉梢彷彿揚了揚,微仰的視線閃過一道精光,放下茶杯,對慶一郎淺淺一笑,然後,將放在膝上的天雨抱靠在懷裡,抬高的手壓上琵琶輕顫了顫,捺弦起指──

樂音漾起。

長風驟颺。

狂暴地席捲落楓、卻又無比輕柔地在兩人的袍袖上眷留新艷奪目的紅。

好想念啊……

如此想念啊……

多麼地想念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卡呢小螃蟹 的頭像
卡呢小螃蟹

蟹掌櫃的挖坑人生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