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久喵時鐘

目前分類:月下夜話系列──《螢草之夜》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十歲之前,她是一個父不詳的孩子,家裡的人卻待她極好,關愛備至。 
 
她們並不富有,和幾名僕童雜役住在一個幾乎快要荒廢的院落裡,庭院只有夏日瘋長的野草和冬天蕭條的枯枝,然而母親並沒有少請名師調教,竭盡所能地如貴族公主一般的栽培她。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殘陽將沒,邸中各處一一點亮燈燭,清幽的花香也在夜色中益加芳郁。

左大臣家舉辦的小型宴會,果然只邀請了幾位朝中往來較為密切的大人和親友,加上好友仁的護航,讓亮著實感到輕鬆不少。

這場宴會的重頭戲,其實在於左大臣欲將塞給……哦,是嫁予龍也親王的女兒,優姬。

優姬是左大臣側室所生,據說相貌美麗出塵,個性溫柔似水。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了?」

談話間,見好友忽地眉頭一皺,仁不免跟著緊張。

「......有血味。」

「啊?哪有?」

沒理會四處環顧的仁,亮凝神思索片刻,當機立斷端起侍女方送來的茶杯,微微斜傾,一灘茶水倒在光滑的桌面上,但見他伸指如彩虹般劃過一道弧線,低喝:「水鏡起!」,立刻出現了奇異的情景。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琴音由遠而近再遠,逐漸清晰,旋又飄忽不定,內博貴茫然地想,自己什麼時候睡了。

這首曲子叫什麼名字啊?真好聽。

呵,《虛籟》這首曲子啊──

那孩子就坐在樹上,以掌托著臉,好奇地聽著他講述曲譜,沒有露出半分不耐煩的表情,知音難得,坐在樹下的他口沫橫飛著,彷彿欲將一生的迷戀,在那一瞬間,傾訴完全。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呵呵呵真是稀客啊。」

「左大臣,打擾了。」

沒想到這老頭……年老大臣會親自出來迎客,看來恐怕已將他的來訪視為皇上的授意了吧。事實上,倒也相去不遠,皇上雖未明說,但對於接下這種費力不討好又與龍也有關的差事,除了錦戶亮,通常不做第二人想。

亮暗暗苦笑,不卑不亢地躬身回禮,向平日對他頗有微詞的左大臣請安問好。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亮眉頭深鎖地坐在搖晃的牛車上,回想著剛才和皇上的對話。

其實,解咒本身並不困難,如今他比較擔憂的是,背後的施咒者究竟意欲為何?

坦若內博貴只是名普通的宮廷樂師也就罷了,偏偏他是由權大納言引薦入宮的特殊身份之人,現下左右大臣又都牽扯進來了,唉,惹上位重權重的傢伙,事情通常都會變得很棘手。

那個『賭約』看來似乎沒那麼簡單……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平安護送龍也親王回宣耀殿之後,亮就上殿去了。

一上殿,皇上好像老早就等著他似的,馬上召見他。

亮帶著些許忐忑,在御前侍候著。

「好像好久不見了。錦戶中將齋戒了一個月之久,身體無恙吧?」皇上露出微笑的問著。

「是的,承皇上關心,臣已無大礙。」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晨,於第一聲雞鳴分手時,錦戶為龍也繫上裙褲腰帶,望著那象徵絕不移情的戀結,面猶不捨的垂下黑眸,瞥見昨夜內博貴擱在廊外的琵琶,他「咦」了一聲,「這不是<天雨>嗎?」

龍也微微掀了眼,睡意尚濃,「唔...是呀,我跟皇兄借來給小內的……」

錦戶愣了下。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錦戶大人,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濃眉微不可見的攏了起來,亮偏頭注視著銬在懷裡的小親王,淡道:

「親王大人......你確定這樣叫做談正事?」

「唔,我們這樣大人來大人去的,還不夠正經嗎?」

龍也一臉無辜的回瞅著他。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那年十一月,正逢楓葉最紅時節。

皇上在宮中舉行「紅葉宴」,宴會上以紅葉為題,年輕才俊的群臣們爭相吟詩和歌助興。

紅葉似錦,絢爛翩然而落,淺水橫亙著疏影,月色明媚,極盡風雅,將那一夜妝點得好美、好美。

小親王龍也亦出席了這場宴會,卻顯得心不在焉。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序處暑,然已是露深夜重,清風襲人,袪走白日的熱氣。

宮野外,月下澤邊的螢草淺淡,一縷明澈的音律緩緩拔升,悠揚在天地之間。

既清冷又乾淨的琵琶聲,翩翩裊裊地響著。

在朝臣錦戶亮的宅邸庭院裡響著。

卡呢小螃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